蓝没路

我是蓝/好勾搭,脑洞大,杂食,南极CP爱好者。

【叶喻】定风波 03

-意识流的一章

-02<<       >>04


“嗬,这房间还挺大的呀。”叶修刚把行李放下,就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四处打量。确认了一下烟灰缸的存在。“还有浴缸呢。”他朝浴室随便瞟了一眼,一边又走到了电脑桌旁,确认了一下荣耀登录器的存在。

“是挺大的。”喻文州把行李箱靠墙放好,走进浴室里看了一会。出来的时候那边叶修已经把电脑打开了。

喻文州无奈地叹了口气,把叶修的行李箱也拉过来,和自己的一起并排靠墙放。毕竟要住两个多月,叶修才算是带了些行李,不然以叶修往常的风格,喻文州毫不怀疑他会两手空空地飞来打个比赛,完了又照样两手空空地飞回去。

喻文州看向叶修。后者这会儿已经戴上耳机,点开网站看起了荣耀美国联赛的录像视频。喻文州了解他,就算自己不上场,面对任何一个对手,叶修依然都会拿出十二分的重视和热情,也知道他一时半会不会离开电脑,所以也没招呼他。房间里有些闷热,喻文州找到遥控器把空调打开后,就开始收拾自己的行李,把洗漱的东西都拿到浴室里摆好,又把要换的衣服拿出来,叠了叠放在床边,最后整理了一下行李箱。

而叶修果然就保持着坐下时的姿势一动不动,跟尊佛似的,完全看不出收拾一下的意思。不过这么大的人了,自己也能照顾自己,喻文州也就不想管了。

看了看手表,一大早到达苏黎世,折腾到现在也才十点不到。喻文州走过去坐在床沿。安静下来以后,马上就涌起了一阵深深的疲乏,四肢也都有种乏力感,跟塞了棉花似的。他这会儿又开始觉得房间里有点冷,下意识地看了看叶修,但似乎叶修并没有这样觉得。喻文州把所有这些感觉归结于昨晚在飞机上睡得不好和时差没有倒过来,想了想也没有别的事情要做,就决定先补个觉。

“叶神,你先玩着,我先睡会儿?”

“哦哦,你睡吧。”叶修听见喻文州叫他,把耳机拿了下来,转过头看着他。

“吃中饭的时候要不要叫你。”

喻文州正在往被子里钻,闻言点了点头。

叶修盯着被子看,估摸了一下被子的厚度。

“要不要把空调的温度调低一点?”

已经钻进被子里的喻文州摇了摇头,想到自己现在只露了个头顶在外面,叶修可能基本只看得见几撮发丝在动,就还是出声应了一下,“不用啦。”

“嗯,那你睡吧。”叶修看着喻文州慢吞吞地钻进被子里,又慢吞吞地把被子拉过半个脑袋,等喻文州没有再动作了,他才转过身接着看视频。一边在心里嘀咕。房间里有这么冷吗?

 


喻文州觉得自己有些头晕,似乎闭上眼就能马上昏沉地睡去。迷迷糊糊地,却又想起了凌晨做的那个梦。到现在他都还能回忆起梦里的每一个细节,因为那不仅仅只是一个梦,而是真实发生过的事。

第二赛季,五月末,常规赛最后一轮刚刚结束的时候,在蓝雨俱乐部门口的那条街。

他与叶修的第一次相遇。

“               ”

可是那个时候,叶修到底对自己说了什么?

喻文州绞尽脑汁想要回忆,思绪却已经不受控制地涣散起来。那句平实话语的微弱声音,仿佛湮灭在了巨大的过去的洪流里,被他们之间的点点滴滴,翻滚着冲刷着直到不留下任何痕迹。

他觉得就连自己也被卷进了水中,水的压力从四面八方挤了过来,几乎要把他的每一根骨头都压断。被水浸透的衣服紧贴着皮肤,冰凉而沉重。耳道里充斥着一连串泡沫破裂的声音,所迸发出的是他这一路走来所受到过的质疑。

“吊车尾” “放弃吧,你成不了职业选手” “努力又有什么意义” “这种手速已经是可笑的程度了” “凭什么让他当队长” “除了团结队员和性格稳重,蓝雨队长的作用真是十分有限” “毫无疑问,索克萨尔依然是蓝雨的最大短板” “魏队是因为你才走的”……责任、压力、内疚、不安、嫉妒、痛苦,黑暗中他感到了窒息,胸口攥紧了的疼。他感受到了来自水面上的众多目光。嘲笑、幸灾乐祸、轻蔑、怨念,他们在笑,在怒骂,都站在岸边,俯视着水中的他,却没有人向他伸出手。

他们都以为他还能坚持,殊不知他早已溺水。

喻文州觉得心力交瘁,所有的挣扎都是无谓。在他放弃般地闭上双眼时,完全的黑暗拥了过来。却仿佛真的有人抱住了他。

被他抱着,所有的水都如潮般退去了,脊背重新被安放在了柔软的平面上。黑暗中他隐约认出那是叶修的脸。这是他们还在交往时的某次交欢。叶修一次又一次地吻上来,像是在为他转渡氧气,也像是在确认着彼此的存在。他的肉体在叶修的温柔侍奉下达到高潮,随之而来的快感与安心都令他的大脑一片空白,忘却了所有的痛苦与是非,他就像是得到了特赦的罪人一般,为自己还能因此在众人面前支撑得更久一些而感到窃喜。

可是就连这温暖都散去了,像是海市蜃楼一般,像是从未出现过一般。喻文州伸出手想要抓住什么,所及之处却是空无一物。

他觉得冷。

难过得喘不上气来,苦痛更甚于独自一人的时候。

所能做到的,却只是绝望地默念他的名字。

“叶修……”

 

 

“文州,醒醒。”

“文州。”

喻文州听见有人在叫他。于是他费力地睁开眼,看见的是满脸严肃的叶修,一时间也是陷入了迷茫之中。

叶修见他醒了,舒了口气,表情一松变回了平时懒散的样子。“是不是做噩梦了,看你好像很难受的样子,我就把你叫醒了。”

喻文州定定地看着他,还是没能从梦里的时空变换中缓过神来。等到大脑总算开始迟钝地运作时,他又习惯性地在叶修面前掩饰自己的狼狈。

他虚弱地笑笑,说:“叶神偷看我睡觉?”

“我没有偷看。”

叶修知道喻文州想干什么,在他面前喻文州从来不肯坦率地示弱。但是他也不戳破,反而一本正经地说:“我是光明正大地看。”

“好看吗?”喻文州一边调笑着,一边单手撑着坐起来,才发觉四肢无力,身体的疲乏感竟较睡前更甚。出了一身热汗,坐起后空调一吹都变成了凉的。

“好看。”

喻文州闻言看向叶修,叶修的表情依然没有什么变化,看不出是不是在和自己开玩笑。

但是他马上就无力再追问叶修的真意了,胃里突然一阵翻江倒海,睡前的头晕依旧没有缓解,舌根有酸味扩散开来,令他直犯恶心。于是他不得不用手捂住了嘴,努力压制胃中的翻腾。

“不舒服?”叶修眼睁睁看着喻文州的表情一瞬间变得苍白,马上也明白了他身体不舒服。

喻文州平复了一下,点了点头。叶修便凑过来,伸手抚上他的额头。

本因汗液而冰凉的额头,叶修这一摸,喻文州倒觉得肌肤相贴的地方有些发烫。

“没发烧啊。”叶修自言自语,“按理来说也不该是感冒。”

“会不会是水土不服?”

喻文州仔细回顾了一下,这一路上的确没有什么导致感冒的诱因,而目前除了恶心和疲乏,自己也没有什么别的明显症状,便也同意叶修的看法。

“可能是吧。”

“以前出现过吗?”

喻文州想了想,摇了摇头,“没有。”

以前在国内飞来飞去打比赛的时候,从来也没出现过水土不服的情况。

“和在国内不一样,毕竟飞得远。”叶修仿佛看穿了他在想什么。“早知道就应该让国家竞技总局再给我们配个队医,治不了手残也能治治各种不服。”同为竞技运动,荣耀和普通的竞技类项目还是存在着很大差别,本来应该是国家队标配的队医,这荣耀国家队却是没有。

“行行,手残水土不服就服你。”喻文州单薄的身板笑得一颤一颤的,虚弱的样子看得叶修心口紧,无冷却嘲讽大招也放不出来了,转而伸手把床头柜上喻文州的手机自然地抄在手里。

“怎么还有密码,密码是多少?”叶修皱了皱眉问,但是手速却更快,话还没说完已经试了几个密码了。

还没等喻文州回答,就看见叶修又往里输了“0529”。

然后手机屏幕就转到了待机画面。

喻文州偷偷地看着叶修,他原以为试出这个密码,叶修至少会愣一下的。结果叶修低着头,手上已经开始继续摆弄手机了,仿佛试出这个密码是理所当然的,没能对他造成任何波动。

喻文州觉得分手以后自己在叶修面前表现得足够云淡风轻,到头来在这方面,还是叶修更为棋高一着。他还喜欢着叶修,也觉得叶修对他不是全无感觉。可叶修这随便一试就试出了他的虚实,也把他心里的这种底气全都试没了。

叶修打开手机后,在浏览器搜索框里输入“水土不服怎么办”,手指在屏幕上时不时地滑动,没多久就看完了好几个网页。

“这都没说什么有用的东西。”叶修皱眉。

“这又不是打BOSS,怎么还搜起了攻略。”喻文州笑,决定不想那么多,也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他伸手从叶修手里拿回手机,按下了锁屏键,摆回了床头柜上。“休息休息就好了。”

叶修看着喻文州,勉强的笑也掩饰不了脸色的苍白。

“有食欲么?”

喻文州摇摇头。

“先喝杯水吧。”说着叶修起身去饮水机那接水,热水和凉水各兑了一半。完了又走回床边递给喻文州。

“谢谢。”喻文州接过水才顿觉自己真的有点渴了,仰头“咕咚咕咚”地一口气把水都喝了。

叶修坐在另一张床边,盯着喻文州上下滚动的喉结有些失神,纯白色的宽松T恤领口有些歪了,正好可以隐约看到喻文州精致的锁骨。

不知道为什么,脑子里居然浮现出了“活色生香”这个词。

“还睡得着么?”叶修接过空纸杯,和自己脑袋里的其他想法一起扔到了垃圾桶里。

“不太想睡。”

“怕做噩梦?”叶修调侃地问。

喻文州觉得很累了,他抬起头来,平静地看着叶修的眼睛。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叶修觉得喻文州眼里的光有些冷。

“叶修,我的噩梦是你。”他平静地说。

这次叶修倒是愣住了,他没料到喻文州会说的这么直,叶修触碰到了他的真实想法,他干脆就自暴自弃般地捅破了自己的感情。这样反常的直率,却让叶修因愧疚而退缩了,一时间又是挠头又是咂嘴的,一副手足无措的局促样,就连他最为擅长的嘲讽都做不到了。

“要是能睡着就再睡会吧,等你醒了有食欲了我陪你去吃东西,”叶修说着站起了身,好像想要尽快逃离这种氛围似的,整了整外套往门外走,“你睡吧,我去外面抽根烟。”

明明阳台也可以抽烟的,逃避的意味真是昭然若揭。

 喻文州坐在床上,听着门关上的声音,在空无一人的房间里,幽幽地叹了一口气。


-Tbc-


啊啊啊啊啊啊好想写糖什么时候才能写到糖

 

 


评论(5)
热度(68)

© 蓝没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