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没路

我是蓝/好勾搭,脑洞大,杂食,南极CP爱好者。

【叶喻】定风波 02

-短小不精悍的一章

-01<<    >>03

等人都到齐了,取了托运的行李,出口早就候有主办方派来的接洽人员。上了接送的大巴以后,一行人吵吵闹闹的,没多久就到了酒店。

分房间的时候,叶修又拿出了飞机上分座位的借口,“队长和领队要商量相关事宜,你就到一边玩泥巴去吧”,丝毫没有理会黄少天和方锐的抗议,把他两打发到了一间房里。喻文州在叶修说话的时候偏过头瞄着他,想从他的面不改色里找出几分私心来,结果只看到叶修的脸上工工整整地写着“公正无私”四个大字,就真只当他是爱岗敬业了。于是喻文州也迅速把自己心底里窜起来的小火苗给掐灭了。

叶修从来都没有那么容易被看透,可是在这一点上,喻文州自忖与其不相上下。

所以在叶修察觉到视线而转过头看着他时,他也露出了一个滴水不漏的营业微笑。

 


正式的世界邀请赛会在七月中旬拉开帷幕,今天是五月二十二日,提前两个月到达苏黎世是因为在正式比赛前,还有类似于常规赛的分组赛。十六支国家队两两循环对决,积分制。这个阶段的积分排名将会影响到正式比赛时的对战分组。为了不在一开始就遇上强大的队伍而被淘汰,这个阶段也是需要尽力抢分的。

也就是说接下来的两个月,所有人都将在苏黎世度过。

“自己的房间号都记清楚了吧?今天一整天不集合不开会,自由活动。大家好好休息,把时差倒过来。明天上午是分组赛第一场,对阵美国队,八点餐厅集合。没什么别的事那就就此解散吧。”

“有事有事有事有事!”黄少天举起了手。

“好,解散!”叶修拍拍手。

“叶修你妹啊!”

众人笑,谁也没把黄少天想说的话放在心上,提着行李三三两两地等电梯去了。黄少天刚想扭过头和身旁的方锐说点什么,却发现方锐已经早早躲开,追着其他人去了。

“你们妹啊!”黄少天一咬牙追了上去,“喂!你们等等我呀等等我呀!诶电梯别关啊!”

电梯门夹了一下黄少天的行李箱又弹开了。他总算是趁着这个空当挤了进去。

“挤死了,黄少天你先下去。”众人纷纷说。

“刚刚谁看见我过来还按了关门键的?是谁是谁是谁!!!!我要和你算账!!!”

大家都哈哈大笑,一个个又都作出了无辜的表情。

电梯门关上了,众人的笑声都被隔绝了,大厅里一下子显得空荡荡的。

只有喻文州和叶修仍然站在原地。“我们也上去?”喻文州问。

叶修抬了抬自己的右手向喻文州示意,指间夹了一根不知道什么时候点燃的香烟。

“哦,那我等你。”说着他走到大厅右侧的沙发边坐下,顺手拿起茶几上的烟灰缸敲了敲茶几边缘向叶修示意。

叶修也就听话地走了过来,紧贴着坐到了喻文州的左边。

这种衣料间摩擦的熟悉感令喻文州浑身神经一紧,心跳得快了一点点。

“呃,我的意思是你可以过来坐,但是不用坐得这么近。”

“怎么,不喜欢?”

“熏。”

“坐远点也能熏着。”嘴上这么说着,叶修却是自觉地坐得远了,把香烟换到了左手,让烟离喻文州尽可能远一些。

然后两人也就没有了更多的交流。

这种沉默对喻文州来说也是熟悉的,以前他们交往的时候,除了战术讨论和彼此间你来我往的垃圾话,更多的就是沉默。比起率直地互诉爱意,两个人却是心照不宣地选择了打哑谜。他们会谈论今日比赛的胜负,会谈论队里发生的趣事,也会谈论体育馆背后的小吃一条街,却从来不谈论爱。这是一场旷日持久的博弈,两位战术大师一致选择了迂回周旋,围绕着某个不可触碰的核心打起了擦边球。他们都把自己的爱意磨碎了溶化在亦真亦假的调侃说笑里,时间久了连他们自己都分不清哪些是真心哪些是假意。原以为不去直面就不会碎裂的东西,直到结束以后才发现,或许这种相互消磨才是最致命的。

在这段关系里,喻文州曾不止一次地觉得累了。虽然他总是能把叶修的心思猜得八九不离十,但是对于“去猜测”这件事感到厌烦了。等到他能平静地面对“分开”这个既定事实时,等到他和许多别的人相处交往过后,他才发现原来自己也不是一个容易被读懂的人,他才开始惊异于叶修在平时的只言片语中是如何地理解了他并包容着他。原来那一次次舒服而不尴尬的沉默里,埋藏的都是不必言说的心有灵犀和令人安心的深情。

就好像一次又一次的比赛复盘,喻文州也曾一次又一次反思,如果当时的自己能够更成熟地去处理那些矛盾与问题,再来一次的话,还会不会是这样的结果。可是马上他就会恢复他一贯的冷静而警告自己:

回不去的。


好的坏的笑的泪的愤怒的感动的所有叶修带给他的,都已经凋谢成了一地的碎片。与其试图拼凑这些碎片而被刺伤,他选择吞下苦涩把全部的碎片小心翼翼地深埋在了心底。

可是此时此刻叶修就坐在他的旁边,隔了两个人的距离,他的侧脸和以前相比略有消瘦,喻文州以为的那些已经失去光彩而死去的碎片,就又变得鲜活了起来。

 


原来自己从来都没有真正放下过。

-Tbc-



稍后二更(或许?


评论(7)
热度(68)

© 蓝没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