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没路

我是蓝/好勾搭,脑洞大,杂食,南极CP爱好者。

【叶喻】定风波 01

-叶修0529二十岁生贺

->>02

蝉鸣震耳。

喻文州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站在街道的中央。这条街上不见任何行人,毗邻的公路上也没有一辆来车,除去蝉鸣以外再没有别的声响。五月份的夏,阳光炽烈,笼罩在身上有着燥热的感觉。喻文州听得见自己每一次规律的呼吸,听得见周围持续的蝉鸣,两者渐渐混杂在一起,声音一时间变得嘈杂不堪,却又徐徐合成了单一的频率而归于沉寂。不远处是蓝雨俱乐部的大门,似曾熟悉的装潢令喻文州有些恍惚,细看又与现在有着很大的差别,猛然才发觉这是八年前俱乐部的样子。

他愣在原地,不知道下一步该做何动作,最后只是微微扭头环顾了下四周,紧接着就是一怔。

斜后方不远处的行道树下,一个人蹲在树荫里。双手随意地耷拉在膝盖上,右手食指和中指间夹了一支烟,此时正飘摇着丝缕白烟。他的面容模糊在阴影里,但喻文州这一回头却刚好与他四目相接。他的眼神中映射出的少年锐气,令喻文州的心头一颤,脊背像被一把抓紧。

那人不紧不慢地把烟凑到嘴边,深吸一口后又幽幽吐出。

他嘴角抹上轻佻的笑,眼里是戏谑和狡黠的光。看清他的脸时,喻文州的脑袋里轰然空白,什么都听不见了。

嘴唇开合,他说:

“               ”

 

 

喻文州惊醒过来,意识还有些模糊。没有蝉鸣,取而代之的是引擎的轰鸣声。但是四下里倒是的确可以听见深浅不一的均匀呼吸,他下意识地往旁边看,想弄清楚自己的所在,四周昏暗的情况下,喻文州第一眼看清的却是叶修常年熬夜导致虚胖的大饼脸,一瞬间有些没好气。

喻文州这会儿算是完全醒转了。

这是一架从中国飞往苏黎世的国际航班,而他此行是作为中国国家队的队长,带领队伍去参加荣耀的世界邀请赛。

而身边这位呼呼大睡,头都快垂到椅子下面的人,长了一张嘲讽的脸,完全看不出国家队领队的气质。回想起刚才自己的梦,梦里那令人怀念的场景,说不定旁边这家伙正是导致自己梦到久违梦境的罪魁祸首。

喻文州叹了口气,从梦中惊醒的心悸也已经平复下来,额头沁出的一层细汗早就被客舱空调风干。喻文州看着身上盖着的毯子,想不起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唯一还记得的就是睡着前是在和叶修进行战术讨论。而这毯子上居然又压了两件国家队的队服外套。考虑到这一群国家队宅男的身体素质,这队服外套的布料是相当厚实,挡风又保暖,想来就是自己梦中感到烦热的原因。

偏过头看看另一件队服的主人,毯子滑到了腿上,上身都暴露在冷空气里。双手交叉抱在胸前,缩着脖子垂着头,看来吹空调可是吹了个够本。喻文州抽出一只手把叶修腿上的毯子拉过肩头,还好心帮他掖了掖毯子。喻文州回过头,看着自己腿上的两件队服有些发怔。这画蛇添足的手笔,叶修本是从来不做的。他无奈地笑了笑,心头闪过一丝怅然,拿起其中一件,压到了叶修的毯子上。

大概是体温有所回升,这货总算不缩着脖子了,却是就势把脑袋又往喻文州这边凑了凑,就差没靠在他的肩膀上了。喻文州是好气又好笑,干脆歪着头,借着夜航灯有限的光源打量起了身边人。

黑眼圈是亘古不变的标配,脸有些苍白,标准的宅男肤色,胡渣倒是被打理得很干净。在这种情况下睡觉,难免头发变得乱糟糟,叶修当然也不能幸免。看着他后脑勺上发丝乱翘,喻文州突然觉得身边的叶修看上去有些年幼。

斗神,荣耀教科书,站在荣耀巅峰的大神,过于强大的实力和耀眼的表现,他所取得的成就遮盖住了他本人的年龄。这位叱咤风云的角色,说到底也只比自己年长三岁。

喻文州继续在心中细数叶修的头衔。

第三赛季MVP。

三届荣耀联赛冠军得主。

荣耀联盟最具有价值选手。

自己的前男友。

自己喜欢了六年,并且还将继续喜欢下去的人。

想到这,他盯着叶修出了神。

夜航灯一明一灭,叶修无防备的睡脸上,阴影淡去又浮现。四周昏暗又安静,红眼航班的乘客们都在十几个小时的航程中沉沉睡去。

喻文州歪着的头,鬼使神差地朝叶修靠得更近了一些。

已经很久没有和叶修离得这么近了。但此时的他却是毫无想法,眼睛胡乱打量着叶修的睡脸,不自觉地持续靠近。直到他觉得两人间的空气变得有些稀薄,最终还是强行止住了自己从心脏到后背的细微颤动,靠回了椅背上。

喻文州觉得有些心累,自己真是睡迷糊了。

刚才没有完全打消的倦意翻滚着重新涌了出来,他便任由倦意把他淹没。 

一夜无梦。

再次醒来是因为渐渐嘈杂的客舱。客舱的灯光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完全打开了。虽然闭着眼,喻文州还是可以感觉到周围环境变得明亮。

因为中间醒过一次,他现在可是困得要死,脑袋里还是一团浆糊,眼皮像铅一样重,导致他根本不想睁眼。听见空姐的推车声近了,喻文州干脆是皱起了眉头。

“Excuse me.What would you want to drink?”

空姐似乎是没有注意到这里还有人在睡觉,说话的音量丝毫没有放低。

“Please,two cups of milk.”

这声音倒是刻意地压低了音量,但是一开口就是一股大碴子味的中式英语,透露出一股子猥琐的味道,反复回味才发现这是叶修的声音,喻文州一个没忍住愣是给笑醒了。

听见喻文州这边笑出声,叶修回头看过来,“你醒了?”

“嗯。”喻文州一边揉眼睛一边点点头。这一笑倒是把他那仅有一点的起床气全给笑没了,心情也变得还可以。

“刚醒还是闭着眼装睡呢?”叶修显然也是意识到了喻文州是在笑什么。

“刚醒,什么也没听见。”喻文州嘴边这笑意是藏不住的,刚睁眼就和叶修打趣上了。

“那这是做了什么梦了,能把你给笑醒?”

喻文州一顿,想起自己半夜做的那个梦,流露出的一点异样情绪却被他隐藏得很好。

“一个好梦。”他冲叶修笑笑。

那边空姐递过来一杯牛奶,他便很自然地伸手接了过来。紧接着递过来的一杯,叶修一边接过来一边还用英语道了谢。

“给我的?”等叶修的目光收回来的时候,喻文州端起手边的杯子向他示意。

“嗯。”叶修含糊地应了一声,已经端起手中的牛奶喝上了。

“怕你醒得太晚错过早饭时间,就都帮你要了。”叶修放下杯子,嘴唇上却是多了半圈白色的奶渍,看上去要多呆有多呆。

喻文州“噗嗤”一下又乐了,指了指自己的嘴唇上边。叶修也反应过来,从前面座椅的口袋里翻出昨天晚餐时候没用的湿巾擦嘴。

“怎么不点个别的?”

“你不是挺在意养生的么,你们蓝雨食堂整天降火补钙什么的。”

“果汁也是可以的呀。”喻文州对于叶修的选择不置可否,也端着牛奶喝了起来,只是喝得没叶修那么豪气,注意着嘴唇上不沾到牛奶。

之后又有别的空姐推着推车送来了早餐。他和叶修一边吃着小餐包一边聊了些无关紧要的话题。早餐后没多久,飞机也降落了。

顺着人流缓慢挪动着下了飞机,两人出了廊桥就等在过道一边。

因为出征人数不多,联盟并没有选择让叶修他们包机前往,除了十四名国家队成员外还有一些翻译之类的其他相关人员,总计却也没有超过四十之数。虽然是联盟统一买的飞机票,因为还有很多其他乘客,大家的座位却是比较分散。出于事宜商讨的考虑,上飞机的时候叶领队拉着喻队长挑了靠前的两个孤零零的毗邻座位,同时表达了一下对于后排黄少天选手攻击范围内成员的深刻同情。特别是张新杰选手,就冲黄少天那兴奋劲儿,叶修光是想想就笑出声来。

这会儿下了飞机,当然是要等人都齐了再走。

叶修和喻文州也没有话题,一时间是陷入了沉默之中。

叶修这边烟瘾早犯了,从裤兜里摸出个皱巴巴的烟盒,叼了根烟在嘴上,却是摸遍全身也没找到打火机。仔细一想才发现是上飞机前缴械了,一瞬间叶修像丢了魂似的。

喻文州在一边看着全过程,叶修的局促样他也看在眼里,又有点乐了。

“喻文州同志,今天你心情不错啊。”

“怎么会。”

嘴上这么说着,喻文州却是飞快地在心里反省起了自己。

太久没和叶修一起呆这么长时间了,单单看见他的一些小动作都傻乐成这样。自己怎么这么没出息,这都分手多久了,还这么喜欢他?

 

-Tbc-

 

评论(10)
热度(119)

© 蓝没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