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没路

我是蓝/好勾搭,脑洞大,杂食,南极CP爱好者。

一线峡谷 [ 一 ]

-CP:叶蓝

-开篇兴欣客场对战蓝雨设定


“还没睡呢?”

企鹅上一个抖动,聊天窗马上不知死活地了出来。蓝河今天没有全屏游戏,倒也方便停下来看看。他就死死盯着聊天窗上对方的头像发愣,歪歪扭扭的笑字几乎都要睡趴下了。一时之间有些感慨:自己还认识这么号人物。上一次和对方讨价还价是什么时候来着?想着想着反倒不知该回点什么,细细思索后还是回了句“大神你不也没睡”。

“失眠,酒店里太闷了。”

还没等蓝河回复,对方又发来一条消息:“有没有兴趣来次线下见面?。”蓝河才刚打了个问号过去,对方大爆手速,消息的滴滴声瞬时又响起。

“蓝河你是G市人不是,陪我出来透透气呗。”

卧槽,这什么神转折。

蓝河收到消息后立刻下意识瞟了一眼屏幕右下角的时间,心里顿时暗骂一声,凌晨两点还真好意思这么随便地把别人叫出来。

“大神,别折腾了,明天还要赶飞机回H市呢吧?实在要逛也该叫兴欣的人陪啊。”

叶修用余光扫扫身后睡得和死猪一样的魏琛,无奈道:“今天打比赛累一天了,怎么好意思打扰他们?”

“那你就好意思打扰我!”蓝河怒。

“这不你是G市人嘛,更熟路;蓝溪阁的人我只和你熟,你不来待会我该给走丢了。”

我只和你熟。

蓝河一下子有些心软。蓝溪阁这么多有实力的人,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说是五大高手,比自己厉害的人实际上可多了去了,先前的绕岸垂杨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这个名号有很大一部分是得益于自己的元老身份。蓝河很明白自己的地位并非不可或缺,就算哪天被人代替也不奇怪,也就从来没人对自己说过类似于“非你不可”的话。反倒是叶修一个外人,给了自己一种特别感,就觉得不舍得狠狠拒绝了。

转念一想,今天自家主场常规赛8比2大胜,心里自是舒坦;况且大神都说到这个份上,不尽点地主之谊显得蓝雨太小家子气了;自己本来也是要熬夜的,横竖都是熬,卖大神一个人情,何乐而不为呢?

升华了思想高度,觉得这是为了展现战队不凡的赢家气概,有足够的理由来说服自己,他也就顺势答应下来。

“那行,地点你认识哪,我在那里等你。”

“就知道小蓝你心地善良,那比赛场门口吧。”

“行。”

“带点信物吧,比如在手上拿盆仙人掌,我怕没认出你反倒被陌生人给拐了。”

知道叶修这是在调侃,蓝河还是翻了翻白眼,刚想再交待两句却发现对方头像已经变灰了,想必也没有在意自己的回答,蓝河便也是拔了账号卡随手揣进兜里,麻利地关了电脑站起身来。

虽是凌晨,俱乐部里大多数人都还在精神抖擞地盯着屏幕完成着公会的任务。梁易春发现游戏里好友蓝桥春雪下线,就抬起头来往蓝河的方向望了望,言简意赅地招呼着:“去哪?”蓝河披起外套一边把拉链直拉到下巴一边指了指大门:“休息一下,出去走走。”梁易春点点头,又戴上耳机投入战斗。打网游这职业实际挺宽松的,员工累不住想歇歇的时候自然是无人阻拦。

蓝河把半张脸都藏在竖起来的衣领后面,站在开了一条缝的大门前,像是站在一线峡谷幽深黝黑的入口,冷风挤过摇摇欲坠的空隙,一阵阵地灌进屋子里。

他整了整领子,推开门大步跨了出去。



叶修慢悠悠地踱步到达目的地时,已经有人蹲在那里了。

恐怕已经等了好久,脸和手都冻得苍白,只有鼻尖冻得红红的,仿佛委屈得能滴出水来。同时还在不停往手心里哈着一团团棉花似的白气。在凌晨的雾气里呆的久了,细碎的短发乖顺地伏贴在耳边、后颈,有种湿漉漉的感觉。等叶修走近了仔细打量,才发觉眼前的青年长得十分秀气。原来蓝河长这样啊,他默默地在心中给对方打了一个优秀分。

蓝河也是注意到了叶修走过来,那副松松垮垮的宅男样并不难认,更何况他在台上的时候也已经见过。他站起身来,一阵酸麻感立刻顺着小腿肚往上爬。他怕对方认不出自己,主动打了个招呼:“大神你好,我是蓝河。”又犹豫着是不是应该握个手,在考量的时候却错过了伸手的最佳时机。

叶修却是并不认生,直接走过来就拍了拍蓝河的背,“蓝河啊,不错不错。”另一只手往其他方向随意一挥:“走,随便逛逛。”蓝河一上来就被基本上可以算是陌生人的大神叶修拍了背,只觉得有些莫名其妙,那么这个不错又是什么意思?看着叶修懒散着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想来其实也只是随口找了句台词,但是无形中初次单独会面的紧张感被对方轻松的态度给化解了。蓝河也就从善如流地顺着叶修的步调,稍稍放松了紧绷着的神经。

两人便有一搭没一搭地晃悠在空无一人的大街上。

听叶修一口一个“蓝河”地叫着,有种说不出的别扭;要叫游戏里的名也应该是叫蓝桥才对啊。蓝河就赶紧把自己的真名交待了出去。叶修却是嘿嘿一笑,“第十区的时候叫习惯了,改口感觉怪怪的。”蓝河只得无奈地点点头,任由对方这样叫。

瞎逛了二十来分钟后,头次见面的两人有些无话可说,毕竟除了游戏里的事,现实里的事实在也没啥共同语言,可游戏里两人算是竞争对手,真要聊估计少不了火药味。蓝河是心思细腻的人,对于这种半尴不尬的气氛实在是不喜欢,拼了命地找话题;叶修一大老粗神经的宅男也多少有点察觉对方在尽力使谈话保持良好氛围,却是不为难他,话锋一转还是回到了荣耀上。

“怎么样,今天兴欣打得不错吧?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公会部门缺人呢,待遇好得连我都蠢蠢欲动了。”

蓝河在来之前的确是有用战队的大比分嘲讽叶修的打算,但又觉得对方今天输了比赛,心情一定不会好,就忍着没往伤口上撒盐;反倒是叶修自我感觉良好,偏要哪壶不开提哪壶。你们兴欣那顶多只有蠢蠢。蓝河心想着,嘴上开启了嘲讽模式:“今天是蓝雨大比分获胜好吗?团队赛五打二,真不知道最后那二十三分钟你们在挣扎些什么。”

“这你就不懂了。”叶修深深地吸了一口烟,眯着眼斜瞟着身边的蓝河。

蓝河被这样若有所思地一瞥,顿时回想自己是不是遗漏了比赛的重要细节,惊觉说不定自家战队真是险中得胜;又感叹了一下自己与大神的水平差距,想破脑袋愣是没能看出什么兴欣方面的胜机。就试探着问:“原因是?”

叶修看他那犹豫疑惑的样子,嘚瑟地砸吧砸吧烟头,特别理所当然地摆出一副严肃的样子:“不到最后关头决不放弃啊!”

“滚滚滚滚滚!”蓝河一个没忍住,话才出口又觉得不对,平时网游里调侃调侃就算了,当面对大神不敬,自己还是做的有点过了。他偷偷地看了看叶修,对方却没事人似的哈哈笑着,对这种反应相当满意的样子,“这才是蓝河嘛,拘拘谨谨的,画风都不太对了。搞得我浑身不自在。”

原来叶修也会考虑气氛。蓝河一直单方面承认叶修是个等级非常高的KY。有他在,本来是一个糟到不能再糟的气氛,居然还可以变得更糟。他总觉得这也算是大神非同常人的天赋中的一种了。

不知不觉间,一条街已经走到了尽头。面前是一个十字路口,路灯早就全都熄光了,四周黑灯瞎火的,只有路对面的黄灯警告似的一闪一闪,在下一个瞬间就变成了红色。脚下的人行横道白得惨烈,蓝河甚至有些不敢踩。

仿佛所有的这些都在说着,从这里开始,不能再往前了。

阴沉沉的黑暗从四面八方压了过来,蓝河禁不住打了个冷战。直到叶修用手肘碰碰他,他才想起身边有这么号人。叶修比他高半个头,他就半抬着头看向叶修。

叶修嘴里还叼着那根烟屁股,将熄未熄的火点反倒成了黑暗中的唯一光源。蓝河也得以好好观察面前的人。常年熬夜导致脸有些虚胖,也是不爱出门的宅男,皮肤白得有些病态,下巴胡子拉碴的,眼袋啊黑眼圈啊在他脸上一应俱全,但是那双被烟熏得半眯的眼睛晶亮晶亮的,泛着不服输的光。他的嘴半咧着,像是藏了笑意:“蓝河同志,聊这么多我有点微饿啊。”他掐了掐自己的肚腩,这回真挤出苦瓜似的笑,“附近哪里可以吃夜宵?”

“三更半夜的让我上哪给你找夜宵!”蓝河哭笑不得,回头看看两人走过的街道,清一色的卷帘门闭户,早就过了吃夜宵的点,别说是夜宵,就连一家小卖部都不开。叶修就苦着张脸,做出了退让:“要不去网吧打两盘荣耀也凑合啊。”

蓝河一听汗都出来了,虽说这里是G市,本地粉丝还是蓝雨粉居多,但是叶修毕竟是尊神级人物啊,十年荣耀,他的粉也不会因为地域问题少到哪里去。带叶修去网吧,不就相当于把明星丢进粉丝团里去。但蓝河想想又来气了:“那你一开始干嘛不好好在酒店里呆着?又有方便面又有电脑,没事干专门出来折腾我啊。”

叶修瘪瘪嘴,“我这不是闷嘛。你真该听听老魏的鼾声,那叫一个瘆人。有那声音当BGM,打荣耀的好心情都被破坏了。”

“不准你这样说我们的前前队长!”

“要不你带我去你们俱乐部吧,大家一起打荣耀,多开心啊。”

“你想窥探我们公会机密?”

“哪能啊,在你眼里我是这么没有职业素质的人么?是么是么?”

一个职业级大神带领一群职业级选手在网游里叱咤风云和自家公会抢了两年的BOSS,实在看不出所谓的职业素质在哪。蓝河看着叶修这幅没皮没脸的样子,顿时也是气绝。不回酒店,不能去网吧,不能回俱乐部,蓝河一时间也是没辙了,他叹了口气,自己上辈子是有多罪孽深重啊上天派这么尊神来折腾自己,只得闷闷的说:“来我家吧。”

“你家?”

“我靠你居然还敢摆出嫌弃的表情,爱来不来不来滚蛋!”

“来来来来来。”叶修看蓝河被逼急了的样子,顿时也是乐了,“总归有吃的有电脑就行。往哪边走?”

居然就这样答应了自己是不是引狼入室啊但话都说了总不能反悔吧蓝溪阁的信誉往哪摆啊巴拉巴拉巴拉。随时把公会形象放在心头的小剑客骑虎难下,满脑子草泥马万马奔腾的时候身体已经不由自主地对叶修的问题做出了反应,指了指路对面。

叶修抬抬眼皮,对面的绿灯秒数已经在十以下了,眼看着马上就要变黄灯,蓝河却还在这里不知发什么愣。饥饿难耐,怎么还等得了下一次绿灯。

叶修一把抓住蓝河的手腕,二话不说拔腿就跑。蓝河被突如其来的力量拽了个趔趄,跟着惯性往前跑,但也终于回过神来。他抬头看看信号灯,惊得大喊:“大神!黄灯黄灯!!!”

叶修没有回头,本来就不擅长运动,还带了一个人跑,上气不接下气:“没事,新交规罩着呢!”

望着他模糊在黑夜里的背影,只看得清一个大概的轮廓,蓝河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任由他拉着跑。

就突然想起第十区一线峡谷时候的事。

多少人追在君莫笑的身后喊着“冲啊”“杀啊”,他却丝毫不受影响似的,按着自己的节奏不紧不慢地跑着。跑到最后所有人都丢盔弃甲,他依然在毫不迷惘地领跑。任别人再怎么奋力,也跟不上他的调调,跟不上他的脚步。望着君莫笑的背影,才知道什么是望洋兴叹。他和别人的实力差距,就像四大洋加起来那么宽,站在岸这边,别说岸对面,就连海平线都看不真切。

叶修的手冰凉,隔着袖子,蓝河几乎感受不到他的温度。

就好像他这个人也是虚拟的;也是一堆乱七八糟的数据和代码;也和君莫笑一样,跑着跑着,背影就会消失在一线峡谷遮天蔽日的阴影里。



就好像无论自己再怎么努力,也还是一辈子都够不到他。


-Tbc-

评论
热度(6)

© 蓝没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