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没路

我是蓝/好勾搭,脑洞大,杂食,南极CP爱好者。

说谎的狮子

>>> 

“你所对我说过的爱,有多少是真的?”

 

>>> 

洛奇缓缓地睁开眼,早就候在外面的街灯的光迫不及待地挤进眼眶灼烧眼球,竟有着令人流泪的冲动。洛奇抬起手背轻轻拭去眼角名为生理泪水的咸涩液体。

眼睛逐渐适应了光线,看着轮廓模糊的街道渐渐变得清晰熟悉,莫名地令人感到安心。凌晨的街道早已空无一人,街灯忽明忽暗地闪烁着,冷清得可怕。洛奇呵出一口白气,深夜的低温令人有些难以忍受,他来回揉搓着双手,往手心里哈气,手却依然无可抑制地冰冷下来。于是他干脆放弃了取暖,转而顺着街道缓步前行。

他路过黑暗深邃的橱窗,各式小饰品整齐地陈列在透明的小玻璃柜里,没有了射灯的衬托显得黯淡无光。他想起金发女孩一只手指着橱窗里的可爱饰品,另一只手乖巧地被自己握在手心时传来细微却又源源不断的温暖,下意识地握紧了双手,却只抓到虚无的空气。

他有些无措地松开拳头,却又不知道该把双手放在哪里才恰当,干脆揣进了裤兜里,粗糙的触感令他不禁皱起眉头,却再也没有人会用手指轻轻抚平他的眉心了。想起这些挥之不去的细琐往事总会让他没由来地心烦意乱,他加快脚步,从他们曾一同走过的街道匆匆经过。

 

>>> 

洛奇尽量减少自己闭眼的时间,为此他在星灵界和人界漫无目的地交错来往,和自己的软弱一起徘徊。

因为只要闭上眼,两人的过往就好像一卷卷黑白胶片一般涌入脑海,循环播放。即使是眨眼的瞬间也让他觉得漫长无比。

洛奇也记不清自己有多久没有合眼。也许几天。也许几星期。也许几个月。也许已经几年。这对于身为星灵的他来说并无过多影响,回想起当年自己不能回到星灵界时心理与身体所承受的双重痛苦,不睡觉简直就是小菜一碟,反而还会因为略带憔悴的样子引来不知多少女孩的尖叫。

如果这时金发女孩在的话,会像小孩子一样撅起嘴唇,扭过头赌气不理他。最后却又往往输给了他的温柔攻势而乖顺地依在他怀里。

如果她在的话。

如果你在的话。

 

可惜你不在。

 

>>> 

洛奇已经回忆不起,自己曾经拥有过多少任主人。

总是可以完美地回应主人的期待,完美地扮演着他们的矛或盾,然后被当做价值连城的商品,抑或是豪迈大方时的赌注,轻而易举地背弃了所谓契约的本意。本是忠诚与尊严的象征,在洛奇每次机械性地重复着时,化为了风干腐朽的谎言。

在卡莲死后,将所有的罪责一并背负在身上的他,开始模仿卡莲的做为游戏人间。可以说是自甘堕落,也可以说是自暴自弃。执拗地认为只要微笑着心就不会痛,违心的感情却化为最锋利的刀片,在灵魂上划下一道道可悲的口。每每当他在不同的女人身边低吟着千篇一律的爱语而睡下时,总会从充满卡莲怨毒诅咒的噩梦中惊醒。

反正说到底,星灵不过是谁的工具罢了。一直以来所坚信的信念渐渐崩坏,总是以工具自嘲的洛奇,越来越不加吝惜自己的“我爱你”,他对所有对他示好的女人说这句话,同样也对一夜之间的泄欲对象说这句话。

在他每次用皮笑肉不笑的虚伪温柔说着“我爱你”时,就可以轻易得到褪尽衣衫的许可。虽然自己是工具,但是人类不是也同样这么容易被控制吗?只是一句简单如斯的小小谎言,就坠进了假想的温柔乡。

愚蠢至极。

他嘲笑着,自嘲着,心脏如同发霉生蛆的腐肉,渗出了黏稠发臭的泪水。

然后他遇见了露西。

然后他违背了身为星灵最基本的原则,义无反顾地倾心于她。

然后他向她告白了。

然后他一辈子也不会忘记,露西听到他的“我爱你”时,微微红着的脸上所露出的,是有些勉强,又有些困扰的温暖笑容。


>>>

“若汝等继续拒绝与其他星灵魔导士签订契约,吾将会降罪于汝。”星灵王说完后,静静等待着洛奇的回应。

洛奇直视着星灵王,却并没有真正看着星灵王。他的双眼空洞而无神,好像透过了所有的东西,最终失去了焦点与焦距。他和她一起度过的时间不算短暂,可是相比起他这漫长得令人绝望的生命来,还是太过于微不足道了。

“太长了。”

他的嘴唇微微开合,喃喃着一句连自己都听不真切的叹息。

最终在星灵王质问的眼光中,摇了摇头。

 

>>> 

“既然汝如此执着,为了维持星灵界的秩序。”星灵王一挥手,“剥夺狮子座雷欧的生命。”洛奇笑着闭上了眼,他一直以来所等待的时刻,他一直以来所期冀的审判。

 

现在我终于可以去往你的身边。

 

>>> 

洛奇曾说过无数的爱的话语。他记不清楚第一次是为何而说。有了第一次,自然就有第二次,第三次。他对爱的理解,从一开始的确信无疑,到最后的顺理成章,把爱挂在嘴上成了他的习惯,也成了保护他的天衣无缝的完美谎言。

可是他所不能理解的是,每次自己一边倾吐爱语一边将露西揽入怀中时,露西却苦笑着将他推开半只手掌的距离,这距离将两人隔开,却让暧昧刚好。

他记忆犹新的一次,自己和往常一样说爱着露西时,露西却慢慢凑了过来,近到可以感受到对方的呼吸扑在脸上的温热的痒,露西的褐色眼睛一如初见般清澈,却夹杂了受伤与隐忍的情绪。“呐,洛奇。”她说。

“你所对我说过的话,有多少是真的?”

“你所对我说过的爱,有多少是真的?”

“你口口声声说的爱,轻率还是慎重?”

洛奇本认为自己可以毫不犹豫地回答出来,开口后的语无伦次才让他认识到自己慌张得有多狼狈。可是露西还是笑了。她退后一步,她释怀地笑着,她无奈地笑着,她自嘲地笑着,说,“果然呢。”

洛奇觉得那一刻所有的言语都太过苍白无力,自己的心意早已溃不成军,他走上前去,像把整个世界拥入怀中,双臂轻轻锁住露西。

这一次露西没有推开他。

 

>>> 

下一次拥抱充斥着血液腥甜的气息。像所有的下三滥悲情小说一样,她为他挡住了敌人瞄准心脏的剑刃,像是最终放弃了一切,放下了所有的介怀与顾虑而安心地倒在他的怀中。洛奇抱住露西,没有说他最擅长的“我爱你”,他的大脑一片空白,却不知为何,轻俯在露西耳边,不轻不重地说出自己斟酌许久最后仍未传达的心意,“我喜欢你。”

露西的眸中满是惊讶,却好似早就了然一切地笑了。

 

>>>

我无法说服你相信满口谎言的我,但至少这最后一次要让你安心。


>>> 

你所说过的爱有无数多次,可是你所说过的喜欢却只有这一次。

你对数不清的人说过爱,可是你仅仅只对我说过喜欢。

 

>>> 

最后洛奇深情地吻了上去。她失血的嘴唇冰冷,舌尖却火热无比。他们彼此纠缠在一起,仿佛上辈子就系好的死结。她燃烧自己生命的最后一刻,就为了这个疯狂的吻。

就为了太不成熟的他们矜持太久的不顾一切。

 

>>> 

回忆戛然而止。洛奇知道自己的生命真正地离自己远去了。他觉得自己无比地困倦,意识渐渐远离,可名为“快乐”的心情却有增无减。他觉得自己仿佛正在穿过几个世纪般冗长的黑暗,他也觉得下一秒自己就可以看见露西单纯天真的笑靥。所有的一切在这一刻似乎都已经无所谓了。

 

唯一清晰的只剩一个答案。

 

>>> 

我所对你说过的爱,全部都是真的。

 

                                                           —Fin—



评论(1)
热度(30)

© 蓝没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