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没路

我是蓝/好勾搭,脑洞大,杂食,南极CP爱好者。

他们的少年时代

Just一个段子,高中paro,治愈一下自己


>>>

喻文州体力向来不太行,跑完一千米半条命都没了。

幸好体育老师宣布接下来是自由活动,他才总算能松一口气。黄少天吆喝一声,带着一大票人往篮球场去了。喻文州不打篮球,平时鲜少与黄少天分开行动,此时难得落了单,也没有想玩的球类,就开始绕着田径场跑道走圈。

秋天的风很干爽,今天的天气也很好,抬头的时候看不到云彩,显得天空很高。就算在课本里读一百遍“秋高气爽”,留下的印象都不如这样走一圈留下的印象深。跑道中间的足球场和往常一样没有人在用,球门就成了商场里的大型衣架子,挂满了女生们五颜六色的外套。有的衣服用袖子打了个漂亮的结系在了球门侧边的柱子上,喻文州想,都围成这样了,球门应该不会觉得秋风吹过来冷了。

但是风把阳光吹得斜了,喻文州喜欢阳光照在身上懒洋洋的感觉,就下意识地跟着光走。田径场边上的绿色铁网围不出恰好的椭圆,围了一个长方形,在边角的地方稀稀落落地填进去几棵树。喻文州跟着阳光走到了一棵树前,树背后的地上露出来半个毛茸茸的脑袋。

叶修觉得这样的天气晒太阳挺舒服的,就是眼睛被晒得直往外冒粉红色的透明光圈。突然扰人的光线就都被挡住了,粉色的光圈霎那都碎裂成了白色的蜉蝣。他把挡在眼睛前面的手背挪了挪,艰难地睁开一只眼,就看见喻文州站在自己的前面,刚好把光都挡住了。

麻烦让一让,挡到我光合作用了。

喻文州冷不防地侧开了身子,还没闭上那只眼的叶修惨叫一声,觉得自己以后怕是要买只眼罩去当海盗了。

喻文州又笑吟吟地站回原地帮叶修挡住光,问,学长也上体育课?

可不是嘛。叶修捂着双眼,不敢再轻易张开。

喻文州扭头看了看四周,问叶修怎么只有他自己,叶修说体育老师借体操垫借多了,叫他跑腿送回器材室去。

喻文州笑了,这就是你躺在这偷懒的理由?

叶修说,不止,我昨天通宵了,结果现在困得要死。

喻文州说,我要去举报你。

叶修扭了个身子,朝侧边躺着,喻文州才发现体操垫有两片,叶修刚刚是躺在了两片相接的缝隙上。然后叶修又躺平了,成功向左平移一个身位格,末了他拍拍身边空出来的垫子说,躺吧,然后你就当今天没见过我。

喻文州要的就是这个结果,走到垫子的另一边。因为是在树下,垫子旁掉了很多枯黄的落叶,鞋子踩在上面发出酥脆的“咔嚓”声,像是课桌上的试卷被风吹折时候的声音。

坐下后,喻文州自然地并肩躺在了叶修旁边。

叶修从头到尾都没再睁开眼看过他,闭着眼说,那我可要睡了,你躺得差不多就回去吧。

喻文州说好。

然后喻文州也闭上眼。

他喜欢阳光照在身上懒洋洋的感觉。

叶修估计是真的很困,没过多久旁边就传来了均匀的呼吸声。

闭上眼的时候听觉会变得灵敏很多,他觉得叶修的呼吸声很重,仿佛就在自己的耳边。他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和叶修的心跳参差不齐,也能听见风经过树叶时互相摩擦的声音,清晰得划下一道轻盈的轨迹。远处的篮球场上传来加油的声音,而后就是大声的笑闹喧哗,遥远得像是来自天边。

 

喻文州想,这些大概就是光阴岁月流逝的声音吧。

 

 

 

 

然后两个人被扫地大妈的巨型扫帚扑扇了一脸灰。


大妈:“要死哦躺在这里。”

叶修:“……”

喻文州:“……”


扫地大妈,操场的最高支配者。

评论(13)
热度(72)

© 蓝没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