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没路

我是蓝/好勾搭,脑洞大,杂食,南极CP爱好者。

【叶喻】定风波 16

-15<<                   >>17

叶修觉得自己现在有两种应对方法。

一种是笑着问他,你是不是玩真心话大冒险输了;一种是平静地说,我也喜欢你,朋友的那种喜欢。

他甚至都可以想象到,如果自己这么说了,喻文州会用怎样的方式来应对。

“是啊,少天他们出的这什么题目,看来是太久没有加训了。”;“我说的也是朋友的那种喜欢。”

然后这件事情就可以顺利地翻篇,就好像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

但是不论哪种他都没办法说出口,因为他心里很清楚此时的喻文州是认真的。

他不知道喻文州是鼓起了多大的勇气才把这句话说出口,但设身处地来讲,他知道不能用戏谑的方式践踏别人的真心。

所以叶修只能默不作声地抽了很多口烟。

也许这之间没过多久,但是喻文州觉得时间仿佛凝固了。他看不清屏幕里叶修的表情,但心里又有些庆幸他不用把叶修表情中的难为看得那么清晰。

良久,叶修终于开口,语气平静,没有波澜。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喻文州知道,叶修的话语中没有责怪的意思,他却觉得自己像是被暴露在聚光灯下的罪犯,要为他心底里那些龌龊的不可明说的心思接受煎熬的拷问。

他低下头,就好像自己真的做错了某件事。

“我自己也刚发现,或许已经很久了……”

“文州……”叶修下意识地叫他的名字,随即便是一愣,明明一直以来都是这样叫的,此时他却忍不住想这样叫是不是有些太过亲密了,又马上因为自己居然会这样想而感到惭愧,“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该怎么说。说实话,我没想过。”

喻文州看着有些慌乱而语无伦次的叶修,心里泛酸,却还是笑着。

这就够了,总是运筹帷幄的他只因为自己的一句话便乱了方寸,这就够了。

“我知道,本来没打算说的……”

没打算说,可是……

藏得住吗?

那汹涌的爱意,就像是扎根寄生在胸中的一株玫瑰。如血液般艳丽却浑身带刺,以痛苦和纠结为土壤茁壮成长,伤人的同时更自伤,却在说出口的那一瞬凋谢成满地的花瓣。

“真的,我没打算说的。可是既然已经说出口了,就拜托你让我干脆地死心吧。”

喻文州低着头,叶修看不清楚他现在是怎样的表情。

“说了你就能干脆地死心吗,那我应该说什么。”

“我也不知道。”

喻文州苦笑着摇头。

“我不知道,我一直都是一个固执的人,从训练营开始时就是……或许就算你说了,我也没办法就这么放弃,但至少我不会再来打扰你了。”

叶修看着喻文州,喻文州却始终不愿意再抬起头看向他。

“然后呢,我说了的话,你会怎么样。”

喻文州笑得很勉强。

“我不会怎么样。”

叶修隐隐觉得,这大概就是最后了。像这样的深夜聊天闲侃以后也不会再有了。

这样的喻文州让他觉得很难过。他禁不住胡思乱想,原来这就是喻文州放弃时候的样子。原来之前一脸坚强固执的喻文州,微眯着眼笑得很干净的喻文州,眼里写满了倔强而抿起唇的喻文州,哪一个都不是真的喻文州。也许面前这个苦涩地笑着决定放弃的喻文州,才是最真实的喻文州。而自己此刻,比以往的任何时刻都更接近他。

就算叶修再怎么缺乏感情经验,他也知道,现在自己心中那种郁郁不得抒的情绪叫做不舍。

“如果我说了的话,这是不是就是我们最后一次通话了?”

喻文州听见这句话,总算抬起头来,努力笑得开心一些。

“可不能太贪心啊,叶神。”

叶修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对不起,我从来没有那样看过你。”

 

 

叶修挂了视频以后,坐在座位上把那支烟抽完了。然后又点了一支,但没有抽的意思,一动不动地靠在椅子上。突然就一个鲤鱼打挺地坐正了,开始继续手头上的工作,竟然觉得烟夹在手上有些碍事,就把它给捻灭了。冥思苦想半天,word里的战术分析只多了十几个字,脑袋里乱哄哄的,像是比赛结束后人潮散去时的那种杂乱。狠狠地用手抹了一把脸,开始看比赛视频。看着看着就跑神了,不得不退回去再看一遍,重复了好几次,叶修都快把这一段李艺博的说辞给背下来了。

混乱中他只有一个想法还算清晰:要是时间也可以像视频一样倒退,那该有多好啊。

退回到他接受视频邀请之前,退回到他脑海中第一次浮现想帮喻文州一把的念头之前,退回到他第一次在通道里看见蓝雨的小队长之前,退回到他竭尽所能回溯到的更久更久之前。

再来一次的话?

今天发生的事情,会有所改变吗?

叶修既不是什么科幻作家,也不是什么大哲学家,因果论啊平行世界啊什么的也不是很懂。他只是在脑袋里又过了一遍自己和喻文州接触的所有过程,回想自己对喻文州的行动与话语所作出的回应与反馈,他马上就得到了属于自己的结论。

再来一次,结果还是一样。

再次看见喻文州和黄少天在选手通道里迎面走来,他还是会忍不住给稚气未脱的少年们一次小小的鼓励;再次看见喻文州站在发布会的台上被长枪短炮逼得哑口无言,他还是会在当天晚上敲开喻文州的聊天窗口;再次接到时隔许久的视频聊天邀请,他还是会选择毫不犹豫地接受。

叶修自觉,自己做事,从来都是讲究一个顺心意。

因为顺心意,所以才会逃家打游戏;因为顺心意,才会和陶轩闹翻;同样也是因为喻文州实在是顺他的心意,所以他才会忍不住对喻文州好。

你看他用敏锐的头脑拖着两百上下的手速,在这条荆棘丛生的道路上艰难地走;你看那一片片噼里啪啦的闪光灯把他眉清目秀的脸庞照得忽明忽暗;你看他在被舆论和指责的海洋中笑容渐失,如何才能忍住不去抓住他的手呢?

叶修怜惜喻文州的才能,他不忍看到又一个热爱荣耀并且天赋异禀的少年因为外力的因素而折戟沉沙。所以他对喻文州付诸真心与心血,本意不求回报,却不想喻文州以如此沉重的方式依旧还给了他。

凭心而行,后果自负,是叶修一直以来的准则。

现在看来,他还是太过于自信,以为自己真的能有办法去承担所有后果。到头来依旧是拖欠了许多,甚至还在今天辜负了喻文州的心意。

而且最后自己不假思索问出的那个问题,竟然是因为感受到了不舍。

为什么不舍?难道是因为不经意间自己其实同样也在依赖他需要他吗?

在此之前,叶修鲜少考虑过有关于情与爱之类的东西。本是一个自我的人,沉浸在荣耀之中的时候也并不会觉得有所缺失。宅男叶修此时算是被好好上了一课,明白了喜欢与爱到底是一种多么缠人的东西:且不论他的心意是如何,现在的他已经确确实实地被喻文州的告白影响到了。

他一口气关掉了桌面上所有的文档与网页,转而戳开了与喻文州的聊天窗口,调出了聊天记录,开始逐字逐句地往上翻动。他们的聊天常常是聊着聊着就开了视频,所以记录里都是断断续续的只言片语。

“叶神晚安。”

“今天打得真好。”

“下次一定。”

“名不虚传。”

“前辈,H市有没有什么推荐的饭店?”

“我需要加油的地方还有很多啊。”

“我觉得这个地方打得有点太急躁了。”

“我今天看到你啦 ^_^ ”

叶修看得越来越心烦意乱,一字一句强行在他脑海中拼凑出了喻文州的模样;鼠标滚轮也不听使唤,随便一滑就向上跳很多行,漏掉好多无意义的话语。索性就翻动得更快了,一下一下地点击鼠标左键,直接一页一页地翻。偶尔会出现几张意味不明的照片,像是G市的天空,街道边火红的秋枫,报纸上两个小小的字符。仔细一看竟十之八九与自己分不开关系。

叶修不知道喻文州自己发现了没有:原来他早就在有意无意间,找寻着有关叶秋的所有痕迹。

发现了这个事实的叶修却成功地让自己更加感到挫败了。他有什么资格去埋怨喻文州迟钝,被这种单纯的喜欢环绕了这么久的自己,同样也迟钝得一无所知。

聊天记录翻到了底,时间却远远没到他们初次交谈的时候,叶修猛然想起自己的电脑重装过一次,更久远的有关喻文州的细节已不可考证,他一瞬间烦躁得想要把键盘给砸掉,好不容易克制住了,靠回椅背上想平复一下自己的情绪。

目光却不经意间瞟到了扔在桌面角落的那袋喻文州送他的蜜桃汁饮料,苏沐橙帮他从B市带了回来,放在他的桌上,俨然已经被自己忘在了脑后,成了一个不起眼的摆设。此时此刻,粉色的包装却是那么眨眼,而旺旺标志性的卡通形象正斜眼盯着自己,叶修脑中竟魔性地浮现出了那句经典广告语。

他赌气一般抓过那袋饮料,愤愤地扭开盖子就喝了一大口。

桃子的味道迅速地随着液体扩散在口腔中,叶修喝得囫囵,感觉到嗓子眼滑过去好几颗椰果。随之而来的就是从舌根蔓延过来的发腻的甜蜜。叶修不住想,喻文州平时就喜欢喝这么甜的东西吗,简直就是甜到了苦涩。

苏沐橙这边看完了一集,坐直伸了个懒腰,想看看叶修这边完事了没有,却看见他像个小孩子一样咬着袋粉色的饮料发呆。

她觉得这样的叶修实在是难得一见,于是赶紧掏出手机来。

“叶修!”

叶修听见苏沐橙叫自己的名字,下意识地向她那边看过去。却看见苏沐橙抬着个手机对着自己,闪光灯一亮“咔嚓”一下就被苏沐橙抓拍了下来。

叶修冷不防被来了这么一下,眼都快被晃瞎了,把只剩半袋的饮料拿在手上,有些无奈,“这是干什么呢。”

“拍照留念啊。你喝这么粉嫩的饮料,怪可爱的。”苏沐橙心满意足地点开相册欣赏自己的摄影作品,伸展指尖把照片放得很大,停留在叶修双眼只张开了一半的脸上,“咯咯”笑了一会,然后又划下来看了看他手里少女感满满的饮料。“咦,这饮料背后还有字呢。”

“字?什么字啊。”说来自己也根本没好好注意过这袋饮料,居然都不知道背后有字这件事。叶修把包装翻转过来,想看看上面写了什么字。

只看见旺旺的傻逼卡通小人捧着一大束玫瑰花,安静地单膝跪在包装袋背面的右下角。而在果粒多这产品名的三个大字下,有着两行不起眼的小字,也难怪自己没注意到。上面写的是:

每一个瞬间,有你刚刚好。

叶修猛然间就回想起,那天的酒店楼下,喻文州一只手提溜着一大塑料袋零食,一只手费劲地从里面翻找出这个饮料的情景。

喻文州少见的局促,喻文州刻意的闪躲,喻文州目光对上自己时眉眼间柔软的笑意。

一切的一切立刻就变得顺理成章了起来。

原来他早就默默地给自己的结局埋下了伏笔。

叶修觉得自己混乱得仿佛暴露在了索克萨尔施放的混乱之雨下,“啪”地一下直挺挺地趴在了桌子上,吓了苏沐橙一跳。

他彻底被喻文州打败了。

“沐橙,你看的那些剧里,一般什么情况下才会发展到告白?”叶修的头埋在手臂里,说话声音闷闷的。

“你问这个干什么?”苏沐橙虽然很奇怪,却还是皱起眉想了想,“大概是其中一方觉得自己有希望的时候吧。不是有句话这么说吗?‘告白是最终胜利时的号角,而不是发起进攻的冲锋号’。”

叶修听见这个答案,握紧了拳头。

果然是因为自己让喻文州有所期待了。

这么多的蛛丝马迹,编织成了一张巨大的网,紧紧地缚住了喻文州,令他不能自拔。叶修自责,如果自己早一点发现,早点将那温柔的丝缕切断,又怎么会发生今天的事?怪不得古人总说“难得糊涂”,在这场不能称为对手戏的独角戏里,喻文州身陷其中,却依然清醒而透彻,终究是要比叶修技高一筹。叶修自责,因为自己的迟钝与不作为,逼得喻文州不得不选择自己切断了自己的退路。

想到这里,他的心竟然为喻文州感到了隐隐作痛。他没有回应一旁苏沐橙关切的询问,就保持着头埋在臂弯里的姿势,了无生趣一般趴在那里。

“心真脏啊,文州。”


-Tbc-

-近期愿望是高产似母猪

-150fo大感谢!!福利是本章叶修同款果汁的话有没有人要(没有

-疯狂想开车,告诉自己要矜持,再忍个六七章

评论(16)
热度(86)

© 蓝没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