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没路

我是蓝/好勾搭,脑洞大,杂食,南极CP爱好者。

独立日 [ 二 ]

-[ 一 ]                [ 三 ]

-第一章是他妈三年前写的

-缓慢填坑



王杰希在演奏结束后半天还没有缓过神来,此时和方士谦一起坐在吧台前,手握着半杯已经不冰了的牛奶发呆。

“你觉得怎么样?”方士谦冷不丁地开口了。

“怎么样……是在说什么?”王杰希皱了皱眉,觉得方士谦说话没头没脑的。

“就刚刚叶修的演奏啊。”方士谦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就刚刚要死不活地弹吉他的那个人,他叫叶修。你觉得他弹得怎么样?”

王杰希又回忆起了方才自己身心的躁动,给予了一个肯定的评价。

“挺震撼的。”

明明不是摇滚之类的震荡人心的音乐,也说不上是多婉转动听的曲调。

平实,沧桑,却充满了力量。像极了生活的模样。现在的自己仍被那回响捶打脑袋,除了“震撼”两个字,王杰希一时间实在是找不出别的词来形容。

“震撼?嚯,这评价可真够高的啊。”方士谦闻言小小地呼了一声,“看来有戏。”

“有戏?什么意思。”王杰希看着眉飞色舞起来的方士谦,心中升起不祥的预感。

“没什么没什么。”方士谦连忙傻笑着含糊过去了,“不说这个,你想认识叶修吗?”

“不想。”

“为什么!?”方士谦都快从高脚凳上跳起来了,王杰希的脑回路总是这样出乎他的意料。“你都说他的表演震撼了,这时候难道不应该回答‘想认识他’吗?”

王杰希端起牛奶慢慢地抿着喝。

“他的音乐是很好,可万一要是认识了以后觉得真人不怎么样,那岂不是很幻灭。”

“不是吧,你真的不想认识他吗?我刚好和老叶有点交情,可以介绍你们认识。”方士谦装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仰视着王杰希,都快趴到吧台上了。

王杰希把空的牛奶杯放到吧台上,坐正了,脸上写了“油盐不进”四个大字。“老实说吧,你想要我干什么,为什么要介绍我们认识?”

王杰希背后传来了一声轻笑,“我来解释吧。”

他循声回过头看,刚刚舞台上那个叫叶修的男人此时正站在他的背后,穿着一件黑色的连帽运动外套,但是还能看见里面那件黑色衬衫的领子。衬衫外面套运动外套,王杰希觉得这人的穿搭风格还挺…………土酷的。

“你好,我是叶修。”叶修一边自我介绍,一边伸出了一只手。

“王杰希。”王杰希也礼貌地伸出自己的手和他握了握。

收回手后,叶修毫不掩饰地上下打量了王杰希一会儿,王杰希被他看得心里毛毛的。

末了,他再次轻笑了一声,探头越过王杰希对着方士谦喊话:“老方,你找来的这位小朋友看起来可不太好糊弄啊。”

仔细听过后,王杰希才发现叶修说话的声音和他唱歌时候不太相像。唱歌的时候是成年人独有的低沉烟嗓,压抑却不拖沓,吐字清晰有力,完全就是真人低音炮;说话的时候相对嗓音要清亮一些,吐字却又变得有些暧昧含糊,宛如有磁性一般将听的人深深吸引。

“这怎么能叫糊弄呢?”方士谦一拍吧台,“我们要谈的是正经事!”

“对对对,正经事。”叶修从兜里掏出一包烟,抽出一支叼在嘴里,然后把烟盒递到王杰希面前。

王杰希不抽烟也闻不得烟味,但是礼貌起见也没表现在脸上,对于叶修伸过来的烟盒摆了摆手。叶修又拿着烟盒往前走了一步,想从王杰希的身侧直接递烟给方士谦,上身前倾,和王杰希贴得很近。王杰希有些尴尬,他不太擅长和别人的距离靠得太近,此时坐在吧台的高脚凳上动作不便,而且又不好意思躲开,都是男人,显得怪矫情的,就只稍稍扭了下身子和叶修的上身错开一点。

方士谦从烟盒里抽了一根烟出来,叶修也就收回了自己的手臂,转而开始点烟。

“我想组一支乐队,所以拜托方士谦帮我找有意向并且有能力加入的人。”他深吸一口,又把云雾缓缓呼出,“然后他推荐了你。”

王杰希闻言皱了皱眉。

“可是我没有意向。”

叶修又笑了,笑声像是从喉咙深处迸出般的含混。

“没有否认后半句,那就是说你认为自己是有这个能力的。你这人有点意思。”

王杰希眨了眨眼,没有反驳。

“何况你自弹自唱不是也唱得挺好吗,为什么还要费劲去拉扯一个乐队呢。”

这个问题是王杰希真正好奇的问题,对于王杰希来说有着特别的意义。

他决定,如果叶修回答得好,加入的事他就愿意考虑一下。

玩音乐可以是一个人的事,组了乐队以后可就不再是一个人的事了。首先不说乐队各个成员间的磨合相性就是个很大的问题,能不能找到时间进行长期而规律的排练也是决定一支乐队是否能成的关键。

王杰希责任心比一般人强些,大事小事不自觉往自己身上揽,看得也更长远一些,自然思虑就重一些。这样的性格让他不能轻率地夸下海口或作出决定,而换来这份慎重沉稳的代价,正是他当初与方士谦组乐队的约定。

大学以来,因为老师同学的青睐,王杰希不得不承担了很多自己本不想要承担的责任。

可偏偏他无法背弃众人的期待。

彼时,一直以来都是作为“别人家的孩子”生存的王杰希,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想成为什么样的人,却知道自己应该成为什么样的人。他爱自己的家人,所以觉得家人的要求就是自己的形状,能让家人欢笑的做法就是正确的做法。一度也以为“学习成绩优异”、“听话懂事”,“不让父母操心”就是代表自己的标签。用旁人的话来说,他就是走在“人生正轨”上的人。

所谓的“歧途”也在他面临人生抉择的同时豁然出现了。

那家后街的琴行,善解人意的林老板,损友也是益友的方士谦,自己攒钱买的第一把廉价木制吉他,一个轻描淡写的邀请亦或是约定。

之前一直低着头走路的王杰希在家人帮自己选择的道路上第一次停住了脚步,四处张望后,见到的是未曾见过的风景和未曾感受过的感受,才明白一路低头错过了多少美好,才第一次触碰到了名为“自我”的东西。

高考结束,考分能上B市顶尖大学的他,在气氛喜庆的一次次家宴上都沉默夹菜的他,在亲戚理所当然的夸赞和父母长久累积的信任中,悄悄篡改了自己未来四年的目的地。为的只是回应方士谦那个“一起组个乐队”的约定。

高考结束的那个暑假对大多数人来说都是宝贵而难忘的,对王杰希来说某种意义上亦如是。

那是他第一次目睹期待破碎后的失望是什么样子,苦心堆砌却功亏一篑,精心修正却毁于一旦,从大发雷霆的父亲的眼底,王杰希甚至看到了一丝微不可察的恨意,像是为此一次就要把他整个人至今为止的存在都否定。

王杰希后悔了,为他仅有一次的任性而后悔。但是依旧回绝了母亲要他复读的请求,执意要为这次任性划上一个句号。为此,家里免不了又一次天翻地覆。结果就是,自己现在都大三了,父亲依旧不愿意与自己说话。

他觉得自己疯狂得或许有些过了,可是已经见过天空的人,又怎么甘愿回到囚笼之中。

他想要亲自验证,这次重大选择是否是错误的,自己是否应该回到“人生正轨”上,他想要用四年去换一个答案。

王杰希决定,这将是他最后一次任性,而他,也再也不愿意看到期待破碎后的失望了。

当方士谦知道王杰希要和自己上同一所大学时,简直快高兴疯了。开始喋喋不休地与王杰希畅想未来乐队的发展规划。得到的回应却都是不冷不热,闪烁其词。渐渐地,方士谦察觉到了王杰希的细微变化和淡淡的抵触,便也不再提起这件事了。

非常讽刺,他因为这个约定而来到了这里,却也因为这个约定与音乐渐行渐远。

现在,方士谦把他带到了这里,把他带到了叶修的面前,而叶修又再一次向他抛出这个命题。

说自己不动摇,那是假话。

他看着眼前站得吊儿郎当的叶修,耐心地等待他的回答。

叶修砸吧砸吧烟,站得直了些,看上去终于有了点正形。

“因为一个人力量有限,一个团队可以走得更远。”

他认真地看着王杰希,一字一顿,“而我做音乐不是为了玩玩而已,我的野心就是想要去更高更远的地方。”

这个答案,能让自己满意吗?

王杰希不知道。

他只知道,当他看向叶修的眼睛,就能在那之中看到过去的自己。

-Tbc-

评论(4)
热度(33)

© 蓝没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