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没路

我是蓝/好勾搭,脑洞大,杂食,南极CP爱好者。

【叶喻】定风波 15

-14<<                    >>16

日子依然一天天过。

从B市离开后,所有人都重新回归到紧密的常规赛程中。

即使那天在酒店楼下有过一次短暂的交谈,此后喻文州也没有主动打破两人互不联系的默契。

有时候,繁忙是一种很好的解脱方式。

忙碌于蓝雨接下来的征程,喻文州几乎都快忘记了叶秋这个人的存在,只有在偶然看到嘉世相关的新闻时,脑海里会不自觉浮现叶秋叼着烟发呆时的样子。

喻文州甚至开始觉得,那天晚上他因一叶之秋所感受到的心脏的绞痛是一种错觉。叶秋和一叶之秋对于自己来说仍然只是不痛不痒的存在。那些自以为的倾慕与撼动其实只是自我投射的海市蜃楼,过不了多久,就会全部都化为时间的泡影,从此无迹可循。

喻文州这样坚信着,有意无意地回避着有关嘉世和叶秋的消息。

蓝雨状态渐入佳境,常规赛连下几场胜利。

索克萨尔发挥稳定,团队发挥稳定,蓝雨的队长在赛后发布会上的说辞也很稳定。

就是在这个时候,记者们纷纷开始用“冰川”这个词来形容这位总是面带微笑的队长。不论对手的战术多么刁钻,不论记者的问题多么刻薄,喻文州的态度都是不为所动,见招拆招。就像冰川显露在海面上的部分永远都只是总体积的十分之几,不管是对手还是记者,都不能看穿喻文州的真实所想。

只有蓝雨的队员知道,在场下的时候,他们的队长这段时间的表现可以说是十分不对劲,不仅非常容易走神,而且常常是盯着一个地方就开始发呆。在此之前他们可是从来没见过这个样子的喻文州。每次一离开公众的视线,喻文州整个人都像被抽空了一样,别人叫他也得叫上好几声才有反应。就好像公众面前的那个喻文州是一个精心营造的幻影,一台编写好程序的机器,场上场下的对比过于鲜明以至于有些吓人,就好像他在故意逞强给某个人看,却没有力气在私下时再去掩饰自己的病入膏肓。可是当他们鼓起勇气询问时,却都被喻文州微笑着敷衍过去了。

喻文州不愿意说,他们也不便再多问。所能做的也只是在训练和比赛时全力发挥,让喻文州在这方面能少花点心思。

这样的蓝雨成绩自然是越来越好。

这周末又拿下一场胜利,蓝雨排名上升到了第六,进季后赛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周一日常训练的时候气氛自然也轻松很多。

训练中途休息的时候,喻文州觉得有些渴,就出训练室接了杯水。饮水机里的水刚开,握着杯子的时候有些烧手,一时间也烫得喝不下,只能先渴着。

等喻文州端着杯子回到训练室的时候,黄少天的座位那站着围了一圈人,指手画脚地讨论着什么。

喻文州也凑过去想看看,可是郑轩他们把屏幕挡了个密不透风。

“在看什么呢?”

听见喻文州的声音,郑轩终于往旁边让了让,给他挪了个站的地方。黄少天从人堆的中心里探出头来,抢着回答喻文州的问题。

“队长,我们在看前天嘉世的赛后发布会呢!”

喻文州听见“嘉世”两个字,心里忍不住“咯噔”一下,本来不想再往下听了,架不住黄少天已经自己说开了。

“队长你来评评理,你说刘皓他到底会不会说话啊,他该不会是霸图派过去的卧底吧?的确,嘉世最近的成绩一直不好,记者们外行,胡乱怀疑一叶之秋状态开始下降就算了,但叶秋状态下没下降队友能不知道吗?但是刘皓也不明确否定,就光在那支支吾吾的,搞得像输了都是叶秋的错似的!”

黄少天说得义愤填膺,还在奇怪刘皓为什么要这么做;喻文州和叶修远比别人所知道的还要熟稔,此刻听到黄少天这么说,他对于叶修在嘉世的处境已经心里有数了。

“可是从最近这几场常规赛来看,叶秋在团队赛里的表现真的不怎么样……”

“那是因为这是团队赛啊!你没看见叶秋的队友都打成什么样吗?除了苏沐橙以外,其他人都松松散散的,对于叶秋指令的反馈也迟钝得要死,这哪是5V5这明明是2V8好吧!在这种队伍里叶秋能打得好才叫见鬼了!”宋晓刚插了一句嘴就被黄少天激动地怼了回去,罢了还不忘找个和自己同样意见的队友:“队长,你还记得前段时间全明星的时候吗?那天晚上我们两个一起看的,叶秋的操作水平绝对没有下降对不对!?”

“休息时间结束了,大家回座位继续训练吧。”喻文州刻意忽视了黄少天的搭话,但思绪已经不可抑制地被带回到了那个夜晚。

他假装平静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手中端着的水已经没那么烫了,他却依旧原封不动地把杯子放到了桌子上。

他在搜索引擎上输入了嘉世的名字,找到前天晚上团队赛的视频,犹豫了一会儿点开了。屏幕上开始播放正片前的广告,喻文州趁这时从抽屉里拿出自己记录战术的笔记本和笔,试图以此来分散一些自己对一叶之秋的过度注意。

但是这个方法丝毫没有起到任何作用;当视频开始播放时,喻文州一个字也没能往上面写。

一叶之秋从一开始就打得异常艰难。

嘉世整支队伍的反应速度远要落后于对手的反应速度,开局就被对方轻易压制;而一叶之秋尝试用提升自身操作速度来弥补实施战术时出现的空当和错漏,但个人的能力终究有限,无论如何都是无济于事。他的队友一一倒下,就连沐雨橙风都先他一步倒下,己方只剩下了他自己,而对方的场上仍有三人。

当看到残血的一叶之秋开了斗者意志,提起黑色的却邪向敌方三人义无反顾地冲去时,喻文州终于忍不住按了暂停键。

他觉得眼睛有些酸,就用手揉啊揉的。

他觉得有些难过,比自己不被认可时还要难过。

心里也有些酸,但是手又揉不到。

有什么东西倒塌了。像是拿了错的积木,搭在了摇摇欲坠的城堡边缘。稀里哗啦的。喻文州想要阻止,却根本无力阻止。像是掩盖在城堡下的暗河,汹涌的翻腾的。有什么东西满溢而出了。

喻文州把笔记本翻到了倒数第二页,上面是自己视频时悄悄画过的叶秋的肖像,旁边还有画了圈的他的名字。他狠狠地把那一页撕掉,使劲揉成了纸团,却紧紧攥在手中迟迟没有扔掉。

叶秋的城堡崩塌了。喻文州的城堡也崩塌了。

他一向聪明,他很清楚地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就算再怎么不愿意承认,也已经再也骗不了自己了。

他现在想见叶秋。就现在。

非常想。 

 

训练室里只开了两盏日光灯,房间里一半明一半暗。

叶修的位置在亮的那一半,虽然已经晚上十点多了,他仍在整理战队的视频资料。苏沐橙也在训练室里,带着耳机沉浸在肥皂剧里等叶修完事,她的位置则是在暗的那一半,但她执意不愿意开灯,理由是这样有看剧的氛围。

电脑右下角突然图标闪动,叶修才发现自己的QQ挂着忘了退。正想着要不要装作人不在,点开发现是喻文州发来的视频邀请,随手把耳机抓过来带上,就毫不犹豫地接受了。

经过白天的一番动摇,喻文州总算还是忍到了晚上回宿舍再和叶修视频。这边刚拨过去没几秒叶修就接了,想到对方的手速,他便也了然地笑笑。

刚开始的时候网络不稳定,喻文州这边看叶修都是一顿一定格的,像看录像时卡了带的样子。叶修的摄像头习惯夹在电脑屏幕顶上从上往下拍,房间里暗,表情都模糊成了马赛克。视频卡得连声音都是断续的,但是喻文州还是可以听见对面那人用一如既往的漫不经心喊他的名字。

“能……听…见我……说…………吗?”

有字句遗落在了一千多公里的距离中,但叶修这份努力对抗延迟的模样让喻文州开心了很多。

他用手把耳机按紧了些。这幅耳机隔音效果很好,是他给除了黄少天以外的队员统一挑的。耳机的皮边严丝合缝地贴着耳骨,脑袋有些闷闷的,但是世界里只剩下了叶修的声音。

“前辈,我能听见。”

“终于好多了,怎么一和你视频就这么卡。再这么卡下去我都怀疑是你派人挖了嘉世的光纤,然后拨个视频来看看成果如何。”

“当然不是我派的。我刚刚才打完委托电话,人估计没那么快到。”叶修一上来就和他贫嘴,他也乐得陪叶修打打嘴炮。

叶修闻言靠着椅子往后仰了仰,作势冲着一边吼:“保安同志注意啊!喻文州派人来挖光纤了!”

叶修话音刚落,喻文州就听见苏沐橙纳闷的声音。

“叶修?你一个人在那嚷嚷什么呢。”

喻文州一下子就被逗乐了。

“视频呢,和文州。”

苏沐橙那边“哦”了一声就没动静了。

叶修又回过头来看着自己。喻文州可以看清叶修嘴角的弧度。

“苏沐橙也在旁边?”

“不在我旁边,隔着,我数数……一二三四五,五台电脑。在看剧呢。”

“这是还在训练室?”

“是啊,还有点东西没弄完。找我什么事?”视频里叶修眼睛看看这边又看看那边,显然是一边聊天一边接着做事。

“没事就不能找你吗?”

“可以啊,怎么不行。陪聊五块,帮忙战术分析十块,嘉世下次团队赛的战术情报二十块。诚信经营,小本生意,拒绝赊账。”

“情报来一份,钱怎么转给你。”

“支付宝账号我邮箱,我就不查账户了,看个人自觉啊。”

“当然自觉。”喻文州看叶修说得还真怪像那么一回事的,笑得停不下来。

叶修两秒后就发了个word文件过来,喻文州打开一看,里面只有十二个字,“嘉世下次团队赛的战术情报”,就笑得更欢了。

“叶老板,你这不厚道啊。”

“我也觉得有点不够厚道,那这次陪聊就算你免费吧。”叶修停下了手中的活,点上了一根烟,叼着烟又继续干活,“怎么样,现在心情好点了没?”

喻文州觉得自己又笑不出来了。

这个人总是这样,这么敏锐,这么温柔,又这么小心翼翼。

这么轻易地看穿自己。

看着叶修专心致志的神情,喻文州忍不住伸出手,轻轻覆上了屏幕中他的脸。喻文州穿着单衣坐在电脑前,手早就冰凉,指尖碰到显示器时竟然能感觉到细微的温度,就好像这个叶修就是真的,带来的温度也是真实存在的,是属于喻文州的,而不是一个像素构成的虚像,也不是千里之外的斗神。食指划过屏幕勾勒他的轮廓,静电吸附带来缱绻的感觉。

叶修这边看不到喻文州手的动作,半天没听见喻文州回话,还以为他在发呆。

就试探性地喊一声他的名字。

“文州?”

语尾上扬,直接刺进喻文州心里狠狠钩住了,鲜血淋漓。

喻文州觉得自己所有的防备对于叶修皆为虚设,在这一刻,他在叶修面前赤裸。

丢盔弃甲,溃不成军。

他看向摄像头那黑黝黝无温度的孔洞,镜面上能倒映出歪曲的自己的影子。

叶修这边一直看的都是喻文州的侧脸,此刻喻文州突然转过头来正对自己,叶修觉得他的目光仿佛真的穿过了屏幕直视着自己,而那之中流露出的复杂情绪让他一瞬间凝滞,心底不住一颤。

喻文州觉得自己真是鬼使神差了,可又心甘情愿地跟着这鬼和这神走。

明知道不能说出口。

明知道是禁忌的果实。

明知道所有的一切都会毁于一旦。

他却觉得,如果不说出口,这句话会成为他永远的梦魇惊扰每一次安睡。

从此抱憾终身。

 

“叶修,我喜欢你。”

-Tbc-

-诸君!终于告白了!!离开车还会远吗!!!

评论(15)
热度(54)

© 蓝没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