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没路

我是蓝/好勾搭,脑洞大,杂食,南极CP爱好者。

【叶喻】定风波 14

-13<<               >>15


夜晚的B市寒气逼人。

从饭店里出来,周身的热气很快就散光了。叶修把装着鸭脖的塑料袋挂在手腕上,从外套口袋里摸出了被蹂躏得软趴趴的烟盒,抖出最后一支烟点燃了。但是这小小的火星并不能给他带来任何实质性的温暖,他只能把双手插进口袋,努力地缩了缩后颈。

鸭脖店离微草统一安排的酒店并不远,叶修走得很慢,一小段路的距离全被拿来放空了。

经过酒店楼下的便利店时,叶修停住了脚步,想着是不是该进去买一包烟。

自动门忽然“刷”地打开了。

门旁分不清客人到来还是离去的智障玩偶挂饰,用电子音甜腻地说着“欢迎光临”。

喻文州把目光从声音来源上收回,却刚好不偏不倚地对上了叶修的眼睛。

叶修也看见了喻文州,本来打算随意地挥手打个招呼,却冷不丁地看清了对方眼中迷茫散去后突如其来的震惊,一时间打招呼的手也悬在了半空中,不知道该不该挥。甚至开始怀疑自己今天是不是对喻文州做了什么,以至于他看见自己是这么的惊讶。

可是下一秒,喻文州又回到了平常的喻文州,微微地笑着,喊了一声“前辈”。

叶修还没从错愕中缓过神来,喻文州已经向前走了两步,站在离自己不近不远的地方。他身后的自动门缓缓地合住了,便利店的光源被切得零碎,叶修从迎着光的角度看,像是喻文州的笑霎那黯淡下去了。

看喻文州一如往常地笑着,叶修把刚刚读到的情绪归结于自己的多心。

“怎么就你自己?”

喻文州笑起来总让人有种亲近感,叶修看着这样的后辈,语气都比平时缓和了三分。

“少天在房间里打荣耀,我下来买点明天路上吃的零食。”喻文州说着,提起手中的塑料袋在面前晃了晃。

“你吃?还是黄少天吃?”

“基本都是少天吃,坐车坐飞机的时候他觉得闲不住。我偶尔也分一点吃。”

叶修闻言,轻轻地笑出了声,“你是他的监护人吗?”

喻文州今天近距离看过后才知道,叶修笑的时候总是习惯先挑起一边的嘴角,半眯着眼,笑起来坏坏的,却不惹人讨厌,看起来像是恶作剧成功的邻居家少年。明知道从他嘴里说出的下一句不会是什么好话,这本应是预防针般的笑容却反倒把自己打得免疫力全无。

叶修永远也不会知道,喻文州独自下来买东西其实也是为了平复心情,没想到这一下算是彻底前功尽弃了。

“想吃他也不自己下来买。”叶修叼着烟说话的时候,烟头一上一下地动,有些滑稽,“不过这的确也是为了你自己好。黄少天嘴里塞点零食兴许话能少点。聪明的做法。”

喻文州此刻心里有诸多想法,表面上却是一如既往的平静。

“前辈平时吃零食吗?”

“我不吃。”叶修答,发现喻文州正盯着自己手上的塑料袋,就解释了一句,“沐橙吃。”说罢也学着喻文州刚刚的动作,提起塑料袋晃了晃。“我也是下来跑腿的。”

“那偶尔试一下怎么样?”喻文州说着开始在塑料袋里扒拉,翻了几翻找出一小袋东西递了过来,“就当是开荒。”

“给我的?”叶修嘴上还在问,手快接了过来,看了一眼就开始念包装袋,“旺旺果粒多蜜桃汁饮料,吃得到的果粒喝得到的果汁,不添加防腐剂,果汁总含量11%……”

“这是谢礼,一叶之秋救了索克萨尔的。”

听到这话,叶修停止了自己的数来宝表演,注意力离开旺旺的包装袋,抬起头来看着喻文州。

喻文州看上去和平时别无二致。平常说话的时候总是带着淡淡的笑意,让人分不清他说的是场面上的客套还是真心话。

叶修又觉得今天的喻文州和平时有些不大一样。他现在也正淡淡地笑着,但给叶修的感觉比平时更加清澈。叶修可以肯定他现在说的不太像是客套。

本来很少吃甜的东西,喻文州既然这样说了,叶修突然觉得偶尔试试新东西也挺好的,就也不客气地把小袋塞进了队服口袋里,口袋马上变得鼓鼓的。就算这样,嘴上依然要调侃几句。

“这么简单就把斗神给打发了?职业圈真是越来越不景气了。”

喻文州也乐了,“那叶神想要什么?”

“我想要的也不多,季后赛对上嘉世的话,蓝雨直接GG就行了。”

“叶神可真会谈生意,不转行经商可惜了。”喻文州说话的时候,眼角是微微下垂的。叶修看着他,自己的心情也变得很好。

“手残都还没有转行呢,我不着急。”叶修砸吧砸吧烟头,夹在指间让它自然燃烧。“我们是不是很久没像这样说话了。”

“不算太久吧。两三个月而已。”喻文州说这句话的时候很云淡风轻,内心却不像表面上这么洒脱。

上个赛季,刚出道的喻文州因为手速的缘故,比“黄金一代”的其他人都更先撞上了新人墙,此后的发挥饱受媒体的诟病与非议。在某次常规赛结束后,喻文州突然收到了叶修发来的视频邀请。这多少令他感到有些困惑与受宠若惊。毕竟在此之前,他与叶修只在常规赛对上时有过一次短暂的会面与交流。叶修在这次视频聊天中,没有说任何多余的话,寒暄之后直截了当地上来就和喻文州讨论那天的比赛中他所采取战术的不足之处。喻文州一开始本有些拘谨,但很快被打消在了两人一来一回的讨论中。

以此为契机,两人渐渐熟络起来。起初基本都是叶修主动拨视频过来,几次之后,喻文州也终于明白原来叶修是在以这种委婉的方式帮助困境中的自己,便也不再去想自己的主动讨教是否会打扰到尊敬的前辈,转而变得也会主动邀请叶修视频聊天,因为自信自己总有一天也会有帮上叶修的时候。

他知道叶修会帮自己不是出于一时兴起的同情,这种感情对于荣耀赛场来说毫无价值。叶修之所以会帮自己,和自己想要帮助叶修的愿望一样,大抵是因为某种和自身重叠的惺惺相惜。

这实际上是一种无形的认同,对于喻文州来说,这个行为的本意远比它的内容要更有意义。叶修清楚,聪明如喻文州,一定可以领悟到自己真正想要传达给他的东西。而喻文州也确实地收到了叶修的助力,这些深夜的谈话陪他渡过了许多难熬的日子,也让他成功避免了陷入自我怀疑的怪圈中。现在蓝雨战队的成绩不说一飞冲天,也算是步入正轨了。

可是第五赛季以来,反倒是叶修在嘉世的处境开始急转直下。第四赛季的失利、刘皓的加入、与老板之间的矛盾摆上台面,喻文州虽然未曾从叶修这里听到过事情的全貌,但是通过些微细节的捕捉与累加,他也将事情的大概猜了个八九不离十。喻文州心里感谢叶修,于是更加急迫地想办法帮他分担一些,叶修对于这样的喻文州,态度却是回避。

喻文州知道这是叶修想要自己去解决的问题,他有他的想法,可是从自己的角度来看,又觉得他多少有些过于逞强了。叶修不来联系自己,自己也默契地不再主动去联系他。这样算下来,两个人已经三个多月没有说过话了。

“是吗,我还以为过了很久了。”叶修沉吟着,抬起头望着天空。

B市的天空中看不见星星。

 

最后叶修也没买烟,和喻文州寒暄了几句后一起回了酒店,各自回了房间。

叶修把鸭脖和豆干给楚云秀和苏沐橙呈上去了,楚云秀满意地点点头,说了声“退下吧”。叶修也“喳”了一声,本来想着就这样退出她们的房间,突然摸到了口袋里意外get的袋装饮料,自己这会儿没有想喝的欲望,就想着先把它装起来。又想到自己根本没带包或者箱子,就冲苏沐橙问了句。“沐橙,你包搁哪儿了?”

“就在那边的凳子上。诶,你手上拿的是什么,是给我的吗?”她看着叶修手上的饮料,兴致勃勃地问。

“喻文州给我的,说是今天救了索克萨尔的谢礼。”叶修自己说起这事,觉得喻文州说话怪有意思的,顿了顿问,“要不你喝了?我基本也不喝甜的。”

“哦,既然是给你的那我就不抢了。”苏沐橙把注意力从叶修那里收回,重新投入到楚云秀手中的iPad上,“包就在那,你不想喝就先放起来吧。”

叶修心里暗暗感叹苏沐橙很懂自己,走过去,就看见凳子上放了个装得满满当当的包,虽然只出门三天,苏沐橙还是带上了不少家当。

他把包的拉链拉开,要把饮料放进去的时候,突然想起了今晚第一眼看见喻文州时,他隐藏在阴影里的细微表情。

叶修把喻文州给的饮料扔了进去,然后把拉链迅速地合上。

动作一气呵成。

十分决绝。

-Tbc-



-后半段难产到死

-过渡章

评论(25)
热度(38)

© 蓝没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