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没路

我是蓝/好勾搭,脑洞大,杂食,南极CP爱好者。

【叶喻】定风波 13

-12<<                >>14

-本章开始回忆杀,时间线在第五赛季中期

喻文州从自己的比赛席出来的时候,脑袋还有些懵懵的,刚刚和叶秋并肩作战的场景实在是太过于不真实。这是他们的第一次合作,虽然并非什么正式场合,只是一场全明星的团队赛。

但他还是赶在黄少天吵吵闹闹地凑过来前收敛住了这片刻的失态。赢了比赛,黄少天心情很好,一边往叶秋的比赛席冲过去一边还不忘招呼站在单间门口的喻文州:“哎哟我去叶秋刚刚的操作可真骚啊,走啊队长我们一起去堵他的门,这次说什么也要在他跑路前把他给逮上台。”

喻文州心里想,叶秋大概早就已经跑得没影了。出道这么久了,就连那么多媒体记者都从来没能成功捕捉到过叶秋,黄少天估计也要扑个空。明知如此,但这次他也没有像往常一样阻止黄少天的胡闹,因为他心底里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期待。

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兴许是在期待叶秋被黄少天抓到时候的虎躯一震,又或者是在期待叶秋慢慢地转过身来,含着烟和自己打招呼。

但这期待并没有在心里蔓延太久,只听见不远处一头扎进叶秋比赛席里的黄少天已经在吵吵嚷嚷着“跑这么快叶秋怕是属兔子的吧”,喻文州就干脆地把这点期待尽数浇灭了。

“少天,我们该上台了。”喻文州自然地走到叶秋的比赛单间门口,自然地像往常一样招呼黄少天,然后他自然地打量了一下叶秋刚刚呆过的这个小空间。单间里没有想象中的烟味,环视了一下发现墙壁上安了烟雾报警器。想必叶秋也发现了这个,难怪刚刚在场上比赛时对王不留行表现得很有意见,一点也不给这次的东道主留面子。鼠标离键盘很远,像是被用力甩出去的。喻文州想象了一下荣耀两字刚出现在屏幕上,叶秋一扔鼠标抓起外套就开始跑路的情形,就忍不住轻笑出声。

正坐在叶秋凳子上感受叶秋视角的黄少天听见这声笑,奇怪地回过头来:“队长?你在笑什么?”

喻文州笑着摇了摇头。

“没什么,我就是觉得,叶秋跑得是真快。”

 

很久没回B市,叶修也没有生出什么特别怀念的感觉。出了体育馆,他就打了辆的士直接回了酒店。钻进房间里又开始荣耀。

在此之前,陶轩没少来游说自己在公众场合露面、接广告,接代言。第四赛季嘉世错失冠军后,陶轩更是私下里把自己找过去,直接把话摊开了讲,质问自己是不是仍然坚持要“保持神秘”;叶修这边有着无论如何也不能退让的理由,只能摇头拒绝。在陶轩不愿再多说而摆手让自己离开的时候,叶修在他的脸上,再也找不到当年那个热情地怀抱着梦想的青年的痕迹。

叶修又何尝不知道,那是陶轩给自己下的最后通牒。四连冠的破灭也让陶轩永远错过了嘉世王朝的商业价值,气急败坏的他到头来选择了和叶修撕破脸皮。对此,叶修只能感到遗憾。

从第五赛季开始,刘皓加入嘉世,成为了自己的副队长。陶轩对自己有意无意的冷淡,越过自己而直接给予刘皓的倾力栽培,叶修都看在眼里,也知道这是在试图把自己从嘉世架空出去。叶修心里清楚,但是不为所动。没有了陶轩时不时三番几次的劝说,刘皓又接下了所有队长场面上的责任,叶修乐得清闲。但是他对于刘皓的态度丝毫没有因此偏颇,相反,他真心地希望帮助刘皓提升他的操作,以便日后他能成为嘉世真正的队长,从自己的手中接下这个沉甸甸的担子。只是刘皓似乎被陶轩灌输了太多有的没的,虽然他掩饰得很好,叶修还是能感觉到他有着针对自己的淡淡戒备与敌意。

果然,只有荣耀才是最单纯的东西。

叶修怀抱着纷乱的思绪,一玩就是一整个下午。

苏沐橙敲响叶修的房门时,已经是晚上七点半了。叶修总算舍得离开椅子去开了个门。门外不止苏沐橙自己,楚云秀也在。

“还在玩?沐沐猜得可真准。”叶修刚打开门,楚云秀就不客气地走了进来,像女王视察自己的领地一般,这里摸摸,那里望望。

“你吃饭没?”苏沐橙背着手跟在楚云秀身后,没再往房间里走,站在门口和叶修说话。

“还没呢。你吃了没?”

“就猜你没有吃。我吃过了,和秀秀一起吃的。”

“吃的什么?”

“问这问那的你是老妈子么你?!”楚云秀视察完了,又走回门口,一把勾住苏沐橙的胳膊。“你想吃什么?我们大发慈悲地下楼去给你买。”

“这是要下楼去买东西,然后顺便给我买点吃的?”叶修知道自己的魅力可不足以让楚云秀下楼给自己带饭。

“你管我是顺便还是特地,有得吃不就行了。”楚云秀眉头一皱,已经开始嫌弃叶修婆婆妈妈了。她对其他的前辈都挺礼貌的,但显然叶修不在这个范畴内。

“我和秀秀待会要一起看剧,想下楼买点鸭脖。”苏沐橙也不嫌烦,耐心地和叶修解释。

“我下去买吧,顺便把饭给吃了。”叶修说着,已经折回房间里拿外套去了。

“哟,这么好?准了!”楚云秀一听乐了,一口答应下来,马上就开始报需求,“鸭脖要五香的,豆干要甜辣的,但是最好浇一勺五香汁。哎,你听见没啊叶秋?”

“听见了听见了。”叶修一边往身上套外套,一边无精打采地往外走。“鸭脖要五香的,豆干要甜辣的,但是最好浇一勺五香汁。”听叶修一字不漏地复述了一遍,楚云秀满意地点了点头。

“鸭脖店就在这条街拐角对吧?”叶修回忆了一下今天坐出租车回来时候窗外一闪而过的招牌,拔了房卡,把门顺手带上了。

“嗯,那我们在房间里等你。”苏沐橙挽着楚云秀的胳膊,笑眯眯的。

楚云秀大手一挥,“去吧,皮卡修!”

叶修已经开始往电梯走了,头也没回地向后摆了摆手,又无力又猥琐地回了声“皮卡皮卡”,逗得两姑娘在走廊里笑了半天。

 

房间里的电脑只有一台,此时被黄少天掌握在手里激情PK,喻文州只能打开电视,百无聊赖地翻着台。

看来看去都没什么感兴趣的节目,突然翻到一个频道正在重播今天的全明星赛,喻文州也就不换台了,怕打扰到黄少天玩游戏,稍微调小了一点音量就把遥控器放在床头柜上。

这时电视里正放到团队赛刚刚开始的时候,毕竟是全明星赛,大家都是抱着玩心在打的,虽然比赛刚开始,场上的情况已经是混乱非常了。

喻文州现在以上帝视角来看这场比赛,看着角色们互相怼过来怼过去,觉得还挺有意思的,也没想太多,看得很是开心。镜头没拍到自己的时候,他时不时就回忆一下这时的自己正在干什么。

黄少天一开始打得很专心,中途发现喻文州在看比赛重播,心思忍不住往电视这边飘,手上的操作敷衍了不少,不过打个普通玩家而已,敷衍的操作也是绰绰有余。他就一边打,隔个几秒偏过头来瞟一眼又飞快地回过头去。喻文州看他这样有点好笑,知道这会儿电视已经算不上是打扰了,于是就把音量又调回了刚刚的大小。

现在荧幕上正播到百花缭乱和王不留行的缠斗。喻文州想了想,这会儿的自己应该刚好落单,一边迂回躲避,一边尝试给予百花缭乱支援。偶然发现了一个不起眼的坐标点,按照这幅地图以往的战术思路,这个点从未被提及过,但是根据当时场上的局面,这个点既不容易被发现,又可以刚好将主战场纳入到索克萨尔的施法距离中,想着另辟蹊径,说不定可以出其不意,喻文州就一边躲一边有意地向这个点移动。

黄少天的注意力不知不觉已经完全被比赛吸引住了,打完手上这盘就干脆地退了竞技场,也不挪位置,也不嫌角度别扭,就侧着个头,胳膊搭在椅背上,半扭着身子盯着荧幕。

下一秒,镜头冷不防地切换到了索克萨尔的这边,尽管已经移动得十分小心,却还是不小心被不远处的唐三打看到了。此时索克萨尔已经被近了身,林敬言是吃准了喻文州手速不行,起手就是一套霸王连拳招呼过来。

说时迟那时快,却邪划出一道深黑色的轨迹,笔直地插入到唐三打和索克萨尔面对面的那个空隙中,随即便是一个大弧度的横向甩动,唐三打生生吃下了这一记圆舞棍所有的伤害,而一叶之秋借着这记甩动的惯性,出招的同时向着右前方滑动过去,稳稳地挡在了索克萨尔的面前。

“就是这个操作!”黄少天激动得简直要从椅子上跳起来,“这操作再看一遍还是这么风骚!利用圆舞棍的惯性往前滑动,叶秋也太会玩了吧!诶,等等,一叶之秋不是刚刚还不在这附近的吗,他怎么突然就跑这来了?”黄少天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甚至都忍不住自言自语起来,“我靠我靠我靠,我敢打赌这个情况下能够救下索克萨尔的人,全联盟不超过三个。”

难的不是救下自己,难是难在事先知道自己会出现在哪里。

喻文州心里十分清楚,如果不提前下指令,就连蓝雨朝夕相伴的队友都不一定知道索克萨尔要做什么,又会在哪里出现。

他没有接黄少天的话茬,静静地看着电视荧幕,心中有种难以言喻的感觉。

就好像一直以来都独自呆在一间黑黑的小屋里,突然有人“啪”地把门推开了,没有一点预兆,没有一点生分,自然得像是推开了自己家的门。末了来人还挠了挠头,说:“哎哟,不好意思走错了。”

一叶之秋挡下了唐三打,索克萨尔到达了事先想好的坐标点,成功地帮助百花缭乱干掉了王不留行。

黄少天嘴就没停下过,一直看着画面发表着自己的意见。

喻文州是一句也没听进去。

他就这样安静地坐在床沿边上,放松了肩膀与脊背,没有坐得很直。

良久,他掏出手机滑开了锁屏,停留在待机画面不知道该干什么,直到屏幕自己变黑,他又再把锁屏滑开,然后又愣了好久。

终于他把手机拿高了些,打开了通讯录低下头仔细看,慢慢地往下翻动,有很多名字安静整齐地排列在一起,每一个都不一样,喻文州又觉得它们都一样。直到滑到了通讯录最底部,“Y”的分组下面,只有自己的名字孤零零地陈列在那里,像是格格不入的符号。那个人没有手机。

他打开了QQ,左下角的小文字泡马上就被99+的红点压得喘不过气。他把消息栏一一略过,在一个不上不下的地方停住了。拇指指尖旁的那个头像,是一片简笔画的树叶,幼稚得有些可笑。

他盯着那个头像看了很久,拇指不停摩挲着头像左侧的手机壳边缘,却迟迟没能点下去。

他按下home键退出了QQ,那个头像宛如落入漩涡中心的树叶,瞬间缩小淹没在了满目的消息红点中。

最后他回到了待机界面,是蓝雨的队徽。

剑尖正对着心脏的位置。

喻文州终于明白发生了什么,过于后知后觉以至于没有扼杀的机会。

他可以轻易掐死一株幼苗,却没办法折断蔽日的树林。他甚至不知道种子是何时播下的,又是怎样从他们不多的交集中汲取了足够的养分。

他捂住了自己的双眼。他觉得自己不可理喻,又觉得太过不可思议。

他被利剑刺穿了。

 

 

可为什么心脏还跳动得如此疯狂呢。

-Tbc-

-刚刚写错了,有妹子提醒我第五赛季老林还在用唐三打来着,已更正,非常感谢提醒(>   <)

评论(13)
热度(51)

© 蓝没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