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没路

我是蓝/好勾搭,脑洞大,杂食,南极CP爱好者。

【叶喻】定风波 12

-11<<                 >>13

“你现在也是国家队的领队了,做决定的时候能不能不要这么欠考虑?”

“……您说得是。”

“是,相比你来说,我是一个外行。可是就连我这种外行都知道团队赛里牧师的重要性!这种等级的比赛竟然不带牧师上场,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

“叶修,这可不是你在嘉世或者兴欣的时候。你现在代表的,是一个国家!”

“我知道。”

“没错,这次你们是胜利了,可是下次呢?如果出了什么纰漏,让本来应该取得的胜利溜走了,你负得起这个责任吗?!”

“我向您保证,不会再有下次了。”

“哼,自然是不会再有了!我是因为信任你的能力,才把比赛方面的所有安排都放心地交给了你;我不多过问,是想让你放手去做。你就用这种行为来回答我的信任吗?我已经决定了,以后的比赛人员安排,都得事先发给我看……”

手机里冯主席仍在不知疲倦地喋喋不休,叶修一开始本来在很认真地反省,但听着听着思绪就不知飘忽到哪里去了。冯主席的声音仿佛从很远的地方传来而不是来自于自己手中的话筒,那些气急败坏的语句在黑色的细密的喇叭里转换成了微不足道的电波,不痛不痒地刺激着叶修的大脑皮层。相比起比赛的安排,叶修对于冯主席的心脏抱有更大的歉意。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指间的烟,又幽幽地吐出来。

空荡的会议室里只剩下他自己。

“…………叶修!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这次即便是冯主席的咆哮也没能把叶修的思绪从难得的神游中抓回来。

他左手握着手机,不留空隙地紧贴着耳廓,声音却始终无法穿过他的鼓膜。白色的烟雾绕过他右手的无名指向上飘去。

啊啊。

他在心中感叹。

果然这就是最后一场了。

  

叶修从会议室出来的时候,被等在门边的张新杰吓了一跳。定睛一看,喻文州也在。

“你们怎么还没有回去休息,复盘早就结束了。”叶修回过头把会议室的门带上,在裤兜里摸索了半天,总算是摸出了一把钥匙。

“冯主席说了什么?”张新杰站得很直,认真地看着面前驼着个背拨弄半天没能把钥匙插进锁孔的叶修。

“我来吧。”喻文州一步上前,想从叶修手里接过钥匙,却不经意触到了叶修不自觉微微颤抖的指尖,宛如触了电一般,这阵颤抖一拍不漏地击打着他的心脏。喻文州的手僵在半空中,甚至不敢再靠近叶修的手,仿佛那双手是一件脆弱无比的易碎品,下一次触碰就会湮灭在自己的手中。

叶修不动声色地看了他一眼,从善如流地把钥匙稳稳放在他的掌心,然后蜷起手指用力勾了勾喻文州的指尖。直起身来退后一步,给喻文州挪了个位置方便锁门,半侧着身子对着张新杰。“说了什么……老冯他什么也没说,只是有点意外。向我问了问你的情况,让我转告你好好休息,以便应付接下来的比赛。”

张新杰皱了皱眉,显然是不相信叶修所说的话,“这是冯主席说的还是你说的?叶修,这次换人完全是出于我个人的原因,我应该为冯主席的问责负起责任。”

叶修不耐烦地冲他摆了摆手,“负什么责任?劝诱你别上场的是我,决定换人的是我,下战术的也是我,跟你有什么关系?负责任这话我今天已经听烦了,新杰大大你有没有按照日程表在走啊,平常这时候你早该在食堂吃饭了。我以领队的身份命令你,赶紧去吃饭休息,别在这儿矗着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让你罚站呢。”

张新杰闻言不为所动,站在原地完全没有走的意思。

叶修叹了口气,不得已转过身来面对着他。“怎么就这么死脑筋呢?你们霸图真是全都一个样。”

“听好了,新杰大大。”叶修收敛了吊儿郎当的样子,难得的一脸严肃,“你,不需要为任何人负责,只需要为你自己负责。我今天之所以不让你上场,是因为我也判断这是当时最合适的做法。”

“你如果想要负责的话,现在就更应该去吃饭,去休息,调整好自己的状态,在接下来的比赛里好好表现。这些,才是你应该负的责任。”

叶修一口气说完,像是费了好大的力气,整个人又虚了回来,懒散地又掏出了一支烟,不声不响地点燃了。

张新杰听完叶修说的话,默默地向眼前的老对手欠了欠身。

“那我回去了,叶领队,喻队。”

“嗯,去吧去吧。”叶修嘴里叼着烟,含糊地答应。

眼睛被烟熏得眯成了一条缝,叶修看着张新杰离去的背影消失在走廊的尽头。

“那我们也回去吧。”喻文州锁好了门,转过身对叶修说。

“锁个门也这么慢。”

“我在等你们把话说完。”

“为什么等我,你也想要负责任?”叶修左手抱胸,右手夹着烟支在左手上,懒懒地看着喻文州。

“我可负不起。”喻文州轻笑,把会议室钥匙装进了自己的兜里。“等你是因为我手机还在你手上呢。都是国家队领队了,怎么还不愿意买一个手机。多不方便啊,冯主席要找你都只能打我的电话。”

“手机回房间也能给你。”叶修把烟塞嘴里,顺手从队服口袋里摸出手机递给了喻文州。“这可不是什么聪明的理由。”

喻文州没有接叶修的话,只是低着头伸手接过手机,却没有立刻装起来,而是拿在手中慢慢摩挲。

“冯主席应该很生气吧?”

叶修在心里暗自叹了很多口气。怎么一个两个都等着自己来哄的。

“文州,不要再自责了。”

喻文州总算是愿意把手机装进队服口袋里,然后苦笑地摇了摇头。

“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

“当时刺客的行动从你的角度是看不到的,这不是你的失误。”

“但我应该预判到。”喻文州强硬地打断了叶修,“我明知道他们不会坐以待毙,却没有对他们可能的反应做进一步推测。这实际上就是我的失误。”

“喻文州,你差不多够了啊。”叶修忍无可忍,“没有人是完美的,也没有人可以预测到比赛的走势。结果是我们赢了,你的这个所谓‘失误’也没有给任何人添麻烦,这不就够了吗?”

喻文州听见叶修这句话,左手紧紧地攥成了拳头。他抬起头来直视着叶修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没有给任何人添麻烦,是因为你把所有的麻烦都揽到了自己身上。叶修,从以前到现在,这一点,你从来都没有变过。”

叶修在喻文州的眼睛里看见了一汪平静的湖水,一如他们初见时的清澈,比起当时,却又多了些受伤和隐忍的情绪在里面。受伤的原因他心里一直都很清楚,从很久以前开始,喻文州就很想要帮自己分担一些什么,可自己却从来都没有应允过。

他不是没有想过要人来帮自己分担,可是有些东西,一旦背负上了,就只能独自负重前行。不能否认叶修有着自己的骄傲,但他有几次在不远处悄悄地看着喻文州的背影,那个温润如玉的少年,单薄的肩膀上已经撑起了一个蓝雨,他又怎么舍得,往上面平添重量?

看着眼前的喻文州,叶修是无论如何都强硬不起来了,周身的气氛连带着心脏一起柔软了下来。

“那好吧,既然如此,你就来为你的失误负起责任吧。”叶修一边说着一边把烟用嘴咬着,把双手都空了出来,然后用右手执起了喻文州紧攥的拳头,拇指扣进他的拳心,把手指一根根地捋直了,牵着他的手就放在了自己伸出的左手上。

“什么意思?”喻文州还疑惑着呢,叶修又牵起了他的右手,也放在了自己的左手上。

“负责帮领队做手操啊。领队今天为了处理喻文州大大犯下的失误,打得手都快要抽筋了,已经没有力气自己做手操了。”叶修含着烟声音嘟嘟囔囔的,给喻文州一种自己在哄小孩的错觉。

喻文州知道叶修这是难得地退让了,收起了他的固执,转而以一种委婉的方式在宽慰自己。他本来想多严肃一会,让叶修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却还是先忍不住笑出了声,算是默许。

对付自己,果然还是叶修最有办法;只要有叶修在,自己所有的伤痛和不快都可以被他轻易抚平。

他用右手握住叶修的左手手腕,左手扣进了他的指缝间,先是转了几圈手腕,然后又有规律地收紧放松手指,仔细地帮叶修按摩每一节指节。叶修十分放松,手腕手指都没有用劲,任由着他摆弄。

他也终于有机会再一次好好端详叶修的手。

叶修的手白皙而精致,这些词用来形容一个男人的手似乎不太合适,可是叶修的手让人只能给出这样的评价。他的手指修长,在键盘上敲击的时候,像是飞舞的白色蝴蝶。叶修的手掌很薄,与这份单薄不符,他的手总是带着一点温热,贴上自己的皮肤时,自己总是能清楚地感受到那一份暖意的细微搏动。他的指尖附着浅浅的茧,和他这个人如出一辙,柔软又坚硬着。

这是一双创造了多少奇迹和荣耀的手啊。

此刻安分地被喻文州握住,像是疲倦了一般,依附着喻文州的手掌,却还从手指交叉的微小面积,传来着源源不断的温暖。

这种感觉让喻文州很是怀念。

“今天君莫笑挡在索克萨尔面前的时候,让我想起了第五赛季的全明星赛。”

“怎么?最近文州大大很是怀旧啊。”

喻文州笑了笑,不置可否。

他手上慢慢地帮叶修做着手操。

此时闭上眼,还能清晰回忆起一叶之秋挡在自己面前时的情形。

-Tbc-

-老叶其实是在撒娇

-前面很顺,后面又开始难产

-下章开始回忆杀

评论(2)
热度(51)

© 蓝没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