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没路

我是蓝/好勾搭,脑洞大,杂食,南极CP爱好者。

【叶喻】定风波 11

-10<<              >>12

-巨长的一章

-后半段建议配合BGM:Young and Beautiful食用


如果李艺博和潘林看到眼前的景象,一定又会夸张地大喊大叫。

因为周泽楷现在正操纵着一枪穿云,豪放地用枪体术和狂剑士进行着肉搏。

一个脆皮神枪手,和一个已经开始卖血的狂剑士肉搏,并且还不落下风?这听起来仿佛就是天方夜谭,可周泽楷就是确确实实地做到了。一枪穿云一身风衣,好像是从荧幕上的大制作动作片中走出来的角色,狂剑士不停切换视角捕捉到的也只是他飞动的下摆。现在虽然不能看到操作数据,但是周泽楷的手速一定已经达到了一个惊人的数值。固然狂剑士是近战职业,可是重剑攻速慢,近距离被一枪穿云贴了身,堪堪只有招架的份。

眼瞟着崩山击一冷却结束,狂剑士故伎重演,抬剑又是一招原地崩山击。地面一震后迅速以剑尖为中心呈圆形向外皲裂,一枪穿云在圆形范围内,落脚点被震得一脚深一脚浅,踢击结束后受力不稳,身体一下子失去了平衡。狂剑士自然不可能放弃这个机会,范围抓取技,噬魂血手抓出!

红黑色的利爪狠狠一把抓住一枪穿云的身体,将还未恢复平衡的他又拉回了狂剑士的方向。但此时非彼时,失去了稳定,距离近到难以反应,一枪穿云便是刀俎下的鱼肉。

起手虽慢,但此时不出,更待何时?

70级大招,怒血狂涛!

猩红的血液从剑尖喷涌而出,却往反方向覆盖包裹。重剑的剑身瞬间大了一圈,变成了一把巨大的血刃,瞬间劈头盖脸地斩了过来。一枪穿云的视角里是铺天盖地翻涌的血气,屏幕被这记血红的斩击分割成了两半,斩击劈落的轨迹上,是从刀刃上被甩下的血滴。在这些因素的干扰下,一枪穿云视角的可见度急剧下降。

但是,反过来也是一样的!一枪穿云看不清楚对方,对方也看不清楚一枪穿云的动作!

周泽楷何等果决,噬魂血手只能控制目标的方向,却不能左右目标的动作,他在脑中迅速回想平时训练和比赛中,怒血狂涛劈下的动作、角度,方位。因为是大招,出招姿势难以变更,他的战斗直觉和经验告诉他,怒血狂涛落地前的一瞬间,重剑将不会再阻挡到他的子弹轨迹,而狂剑士的头部会出现在他右手边一点钟方位。

在冲天血海与血气的掩护下,一枪穿云毅然决然地举起了碎霜。

因为噬魂血手的效果,他不能躲;既然如此,那便不躲!把危机变成枪王最华丽的舞台!

他在等,像是暗处狡猾耐心的猎食者,像是美国西部小镇里放手决斗的赌命狂徒。

当血色劈斩已经欺到自己身前的瞬间,同样是70级大招,巴雷特狙击射出!

狂剑士看见一枪穿云举起了枪,他知道周泽楷会使用哪个技能,但是他不准备打断技能,因为他有底气,一发狂暴吸血状态的怒血狂涛换一发没有任何加成的巴雷特狙击,不亏!

怒血狂涛落地!血刃结结实实地砍在了一枪穿云身上,将他击飞出去。因为有狂暴状态的加成,他的生命条直接被砍掉了15%不止,刃身上的血液爆散开来,斩击的周围被喷溅了一圈跳动的猩红,一枪穿云的身上也留下了长长一道深红的印记,从右肩一直延续到大腿,风衣上也沾满了血迹,显得狼狈不堪。

狂剑士没来得及高兴,他就听见迟钝的“扑”的一声,子弹穿过肉体的声音,头部迸发出了血色的花瓣。他急忙抬头看自己的血条,竟然一次被打掉了20%!这怎么可能?要知道他的怒血狂涛不仅加成了狂暴状态,自己还有着嗜血吸血的状态,对一枪穿云造成的伤害的百分之十会变成自己的生命,对方暴射状态已经失效而且还没冷却好,即便是暴射状态的巴雷特狙击,也绝对不可能一枪打掉这么多生命。

一个大胆的猜想浮上他的心头。万一……

万一,周泽楷不止开了一枪呢?

这个想法让他不寒而栗,但是同时,他的心中几乎已经确信周泽楷的巴雷特狙击有两发,而且两发攻击之间的间隔非常小,小到仍能命中运动中的他的头部,小到让他以为这只是一发子弹。这个操作的精确度实在是匪夷所思,狂剑士觉得背后发凉,他觉得自己宛如被捕猎者盯上的猎物,随时有可能被撕裂吞食。

神枪手最不可忽视的技能之一,双重控制!可以重置冷却中的任一技能。想必周泽楷在第一发巴雷特狙击后使用了双重控制,在血雾的遮挡下,双重控制使用时的技能光效没有被自己所看见,就在要被砍中的瞬间,一枪穿云微调弹道,让第二发巴雷特狙击顺着轨迹紧随第一发之后,让自己错以为只有一发子弹,而没有中止怒血狂涛的释放。这场硬碰硬的较量,原本自己以为的一换一,实则是二换一,到最后输掉的人,依旧是自己。


此时叶修正处于精神高度集中的状态中,为了不让牧师有余暇给自己或者队友刷血,同时还得改变打断技能的顺序,以防对方从连招中脱身。

他不知道身后的战况如何,但是他只能选择相信周泽楷。

牧师的血条还剩下四分之一,如果能平安无事地把牧师带走自然是最好不过,最怕就是途中横生变数,而且叶修自己也预感事情不会这么简单顺利,更何况采用这种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战术,本来就是情急之下的无可奈何。手上速度不变,叶修心里已经开始盘算后路了。

就在这时,喻文州失误了!

与其说是失误,倒不如说这个失误是对手故意诱导产生的。

刺客虽然被幽魂缠绕缠住,固然缓慢至极,但是却没有放弃走位,他故意从自己方的两个角色背后绕行,利用他们作掩护,钻到了喻文州的视野盲点中后改变了行进的速度,一个交叉侧步巧妙地绕出了他的施法范围,而喻文州根据他原本的移动速度计算抛出的法术,自然就落空了。节奏一断,以喻文州的手速想要再次留住刺客非常困难。

原本王杰希和苏沐橙的存在就是为了修正控场过程中的失误,王不留行扫把方向一转,挡在刺客撤退的道路上,却没想到刺客不退反进,如影随形锁定了喻文州的位置,直勾勾地冲着索克萨尔去了。这时幽魂缠绕的效果已经面临结束,即使如影随形的速度被拖慢了一些,却已经变得无法阻挡。

面对一名锋芒毕露的刺客,无论如何术士都是不能被近身的。索尔萨尔急退,刚好躲过了迎面而来的穿心刺,却也中断了对另外两个角色的控制。

王杰希和苏沐橙反应够快,当即转火弹药专家和枪炮师,虽然好不容易又把两个角色压制住了,刺客的退路却也变得无人阻拦。

刺客逼退了索克萨尔便不再做纠缠,一个后跳就往相反的方向跑了。

喻文州自然也不能去追,只得在队伍频道里提醒叶修。

“失误了,刺客往你们那边去了。”

几乎是瞬间,君莫笑就在频道中给出了回应。

“交给我。”

明明只是短短的三个字,却让此时已经开始有些焦躁的喻文州迅速地放下心来,对于叶修,他总是不遗余力地给予信任。与其说这种信任是一种习惯,倒不如说它更接近于一种本能。

这是刻在喻文州灵魂里的东西,和爱的本能等同。他把它们一起,献给了同一个人。

喻文州深呼吸一次,再次把目光投向了战局,伺机寻找机会,把两个敌人从队友的手中接过来再次拖入深渊。


刺客在树林里飞速穿行,马上就看见了狂剑士和一枪穿云的身影,瞬间明白保护牧师的队友是被眼前的神枪手给拖住了,自己当然不能再被其拖下,于是有意地想要绕开一枪穿云。而惊魂未定的狂剑士察觉到刺客的到来,为了给队友创造救下牧师的机会,即使万般不愿意,也不得不再次迎上一枪穿云,反攻为守,变成了拖延时间的那一方。

一枪穿云本想要拦住刺客,狂剑士擎着巨剑又斩了过来,他不得已只能后退。没想到狂剑士打得十分保守,再没有了刚刚的锐气,虽然防守得滴水不漏,却也没有再趁机加强攻势。

刺客此时终于能看见前方不远处的牧师了,而站在牧师面前的角色,生命条竟然根本没下多少,这人的实力多少让人有些匪夷所思了,这让刺客更多了几分慎重与急切。君莫笑此时正背对着他,对于一个刺客来说,如果这种机会都抓不住,怎么还好意思说自己是刺客呢?

慎重起见,刺客双剑飞出,两剑交错,试图以错手刺来限制君莫笑的移动。

叶修听着耳机里渐近的脚步,知道不得不行险招了。

“小周,交换!”

君莫笑手中千机伞一抖,切换成了矛形态,刺中牧师的后领,用矛在空中挑出一个半圆来。牧师自然也被揪着挑飞,朝着刺客来的方向飞去。

刺客此时已经出招,要营救的对象却正朝着自己飞来,然后从自己的头顶飞过,冷静如他也禁不住错愕地抬头看了一眼。君莫笑手中的千机伞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变成了剑形态,就着画圆的势头劈出一记月光斩,逼得刺客无法再继续出招。刺客的双剑使得他无法大幅移动,斩击后他便以Z字抖动从两剑的空隙中穿过,几乎冲到了刺客的面前。

刺客躲避攻击后再次抬头,看见的却是君莫笑毫无表情放大的脸,不知为何,他竟然从中看出了嘲讽的意味。

不等周泽楷明白指令的意思,看见牧师朝这个方向飞来时,他也已经理解叶修的意图了。正好狂剑士打得畏手畏脚,他瞅准时机对着狂剑士一记浮空弹,浮空后接了回旋踢,把狂剑士踢向了君莫笑的方向。此时牧师刚好落地,还没能回过神爬起来,便被一枪穿云踩在地上一通踏射。

叶修把牧师甩出去的时候用了一点暗劲,飞行的同时视角竟然还在旋转,有点遮影步的意味在里面,操作者只觉得天旋地转,正感到束手无策的时候总算落地了,此时却又已经落在了一枪穿云的手里了;而飞出去的狂剑士落到了叶修的战局里,叶修也不嫌麻烦,打一个也是打,打两个也是打,总比牧师被抢走的好,战矛也不客气地朝狂剑士招呼过去了。真正完成了这一次角色的交换。

失了先机,刺客这下再想去救牧师也变得不可能了,叶修拿出刚刚缠住牧师的劲,硬是把两人都拖在了自己身边。

而周泽楷也不辱使命,把牧师压制得死死的,牧师挣扎着反抗着,到最后也只打断得到了一次空隙,给狂剑士刷上了一个大治愈术,然后便没有任何作为地阵亡了。

牧师就这样阵亡了!

没有任何爆点,就是被君莫笑绕背,然后连击打掉了四分之三的血,又交给了一枪穿云,打掉了剩下的四分之一。

看似轻松简单,这样的操作却让观看这场比赛的所有人汗颜。

这可不是网游里的小打小闹,这是世界级的职业联赛。

一个如此等级的牧师,就这样被拖死了。中途甚至不曾打断君莫笑的连击。正在观看这场比赛的其他国家的队伍成员,都不约而同地在笔记中君莫笑的名字下重重地划下一道!

君莫笑,实力已经不足以用可怕来形容,只能说是不可思议!

刺客眼见大势已去,说什么也得留下这里两人中的一人。在牧师阵亡时当即下定决心,血条像沸腾一般燃烧起来,脚下发劲,趁着狂剑士与其缠斗时冲着君莫笑而来。叶修虽然正与狂剑士过招,但实际早有准备,当年在刺客手上栽过一次,说什么也不会吃第二次亏,轻松地闪过了刺客的攻击。

没想到刺客非但没有停下,反而还加快了速度。叶修才反应过来这是佯攻,刺客真正的目标是一枪穿云,却也为时已晚。本就残血的一枪穿云未来得及反应,便被同样残血的刺客舍命一击带走了。

场上情势瞬息万变,一时间竟有三个角色阵亡。狂剑士一看一枪穿云阵亡,而君莫笑的血线在刚刚两人的夹攻下也被压下不少,而自己被牧师刷了个大治愈术,生命还剩三分之二,顿时战意又起,斩击又变得疯狂起来。

叶修则是选择暂避锋芒,君莫笑躲过斩击调头就往坡道战场跑,毕竟自己看似风光,实际已是强弩之末。对牧师的打断和拖住两名世界级选手,让他不得不长时间保持爆发性的手速,此时他的手都快抽筋了,而即使是小消耗的低阶技能,这么高频率的输出也使得君莫笑的法力没剩多少了。如果不跑,只会白白被狂剑士耗死在这。


而坡道战场这边,形势也早就不同于刚刚。喻文州最终还是没能抢回两人的控制权,拳法家摆脱了夜雨声烦的纠缠后救下了弹药专家和枪炮师,并且占据了悬崖顶的高地。枪炮师现在正在两个队友的掩护下,背靠悬崖进行重火力输出。

坡道上没有任何遮拦,中国队当然不可能大剌剌地站在坡道上当靶子,王杰希和黄少天躲在坡道左边的枫树林里,苏沐橙和喻文州躲在另一边。

“我靠,这是屏风战法啊。”黄少天操纵着夜雨声烦几欲上前,都被枪炮师的炮火又压了回来,此时只能躲在坡道旁的枫树后恨恨咬牙。

“不能贸然上前。”王杰希看了看双方的生命条,“从开局耗到现在,虽然我们这边多一个人,但是两边生命加起来都差不多,还是不能大意。”

“那怎么办,就这么僵持着吗?”黄少天刚刚让拳法家钻了空子,这会心里难免有些不爽。

“叶修肯定快过来了,他没法力了。”喻文州沉声道。“要打破僵局,就是他和狂剑士到的时候。”

美国队的弹药专家已经沉不住气了,他正朝着夜雨声烦藏身的地方跑来,同时轻巧地朝树后抛了一个闪光弹。

黄少天躲在树后,对弹药专家的小动作掌握不到,闪光弹在地上滚了几滚,弹在夜雨声烦的脚边登时爆裂开来。

“靠!”为了躲避弹药专家的攻击,被致盲的夜雨声烦打着滚就从树丛中冲到了丝毫没有障碍物的坡道上,而此时等候已久的枪炮师用漫天的炮火迎接了他。

“救少天!”情急之下容不得再做等待,喻文州马上下达了指令。

同样躲在树后的苏沐橙一步跨出,三枚反坦克炮接连射出,和对方的炮弹在空中碰撞爆炸。而夜雨声烦不敢停顿起身,只能狼狈地在爆炸的气浪里一直拼命向前翻滚,横穿坡道直到一头扎进了喻文州这边的树丛里。这一滚看似没啥,实际还是被气浪崩掉了一些生命,看得黄少天心疼不已。

而弹药专家没能继续追击黄少天,是因为他被埋伏在树林里的王杰希打得晕头转向。王不留行骑着扫帚在枝叶横生的树林里神出鬼没,弹药专家不得不退出了树丛再做打算。

此时君莫笑总算出现在了坡道底端往上疾跑,而他的身后紧追着狂剑士。

枪炮师见状,毫不犹豫地开始了新一波的炮轰。君莫笑非但没有后退,反而打开了机械旋翼,朝坡顶的枪炮师笔直飞去。枪炮师转火半空中的君莫笑,对于坡道上施加的压制力自然减少了。身后的狂剑士再次起手,斩击朝着君莫笑掠去。

霎时间火红的枫叶飞动,王不留行冲出!他横亘在君莫笑与狂剑士之间,以守住了君莫笑后背的姿态,斗篷飞舞,整个人淹没在虚拟阳光和爆炸的光线中,留下一个坚定的影子。扫把旋风!王不留行手中的扫把飞快地翻动拍打,整个斩击的攻击范围都被扫把的动作笼罩到了,这记血红的斩击被扫把拍成了碎片,而王不留行也被背后的数枚炮弹打中,不多的生命骤然归零。

君莫笑没有回头,想要破除对方的屏风战术,这是唯一的机会。他专注地躲避着枪炮师迎面的炮击。拳法家冲上来想阻拦君莫笑,却又一次反被树丛中冲出的夜雨声烦的漫天剑光挡住了去路。

君莫笑面前再无阻挡,此时他已经飞到了枪炮师的正上方。枪炮师的炮口此刻真正地对准了他,宛如一只凶恶的铁龙,炽热的火焰从它的嘴中喷涌而出。君莫笑的法力在突破火力封锁后所剩无几,只能再使出一个招式,似乎已经失去了所有可能的躲避手段。可眼前的景象与之前全明星赛时何其相似,叶修想起了自己的老对手韩文清和孙翔的对战,只是现在的自己成了当时被龙追逐的那个人。

他突然轻松地笑笑。

十年了。

从不久前开始,他就已经把每次比赛都当成最后一次在比。

十年来,他与他的对手们互相磨练,互相进步。别人每一次让人眼前一亮的表现,都会给他带来无限的启发。

他就像一个不知疲倦的孩子,在荣耀中感受着、找寻着、探索着未知的领域。

十年来,荣耀给他带来了太多太多。

喜悦,辛酸,骄傲,挫败,痛苦,温暖,恨,爱。

还有那些无可替代的羁绊。

可是不能满足!

因为这一颗追求胜利的心脏,还在跳动,还没有死去。

要赢!

再一次!

每一次!

化解方法早就浮现眼前,所需的只剩放手一搏。不再去想自己的手还能允许自己放肆几次,叶修再次强行提升手速!

鹰踏在空中连踏四脚,君莫笑的身体开始向斜下方下坠。半空中,汹涌的火柱与下坠的他擦身而过,咆哮的火焰似乎下一秒就会把他吞噬殆尽,君莫笑的身影仿佛与两年前大漠孤烟的身影重合。君莫笑踏出了第五脚鹰踏,正中枪炮师的胸口,枪炮师被这结实的一脚踢下悬崖,落入湖中。同时君莫笑的法力也归于零。

屏风战术被破,两边都只剩四人。后方喻文州和苏沐橙已经对狂剑士和弹药专家形成了暂时牵制,于是叶修毫不犹豫地选择与黄少天集火拳法家。虽然不能使用技能,可是君莫笑多变的战法和武器依然独领风骚,打得对手措手不及,拳法家在两人的夹攻下没坚持多久便阵亡。

失去了王杰希的牵制体系变得摇摇欲坠,两人很快脱困!强行卖血的狂剑士近乎疯狂地冲上来,残血的夜雨声烦躲闪不及,被一波带走;而没有法力的君莫笑在弹药专家的压制下举步维艰,索克萨尔上前支援,击魂术打断了弹药专家的狂轰滥炸,君莫笑抓准时机用矛将其轻轻浮空。由于这一系列的战斗都处在悬崖边,这个微小的浮空愣是让弹药专家也掉下了悬崖。狂剑士见状一招噬魂血手,竟是一把抓住最靠近自己的索克萨尔,也扔下了悬崖,而他自己也被正在掩护的沐雨橙风的刺弹炮打个正着,生命飞速下降。

场上瞬间又变成了三对三!

悬崖下的湖很浅,刚刚及膝,掉下悬崖的索克萨尔从水中站起身来,他被摔掉了小半管血,对方虽然也摔得不轻,但是却有两个人,还都是远程职业。形势对于喻文州来说压倒性地不利。

喻文州操纵着索克萨尔狼狈地躲避着对方的攻击,一边思考着场上的情况。没有法力的君莫笑,没剩多少血的沐雨橙风和自己……对手的爆发力超出想象,此时的局面已经完全脱离了控制,他逼着自己想对策,脑子里却一团浆糊一般想不出任何更好的策略。

此时此刻,不愿放弃的心情和对于自己的懊恼再次交织着涌上心头。他拼命不去想,但是这个念头就是挥之不去。

如果,自己的手速能再快一点的话……


明明这是自己最痛恨的想法。

明明这是自己无论如何也要想办法跨越的想法。

明明知道现在还不到该沮丧放弃的时候。

明明一直以来都固执地守护着这份倔强。


可为什么现实却要一次又一次把这份倔强打碎给自己看?


索克萨尔此时已被逼到死角。他紧贴着悬崖底部的岩壁,退无可退。

喻文州仿佛透过屏幕看到了自己。

他又一次,被自己最爱的荣耀逼到了绝望的深渊。

 

弹药师把自己所有能扔的手雷都朝他扔来;枪炮师的卫星射线马上就要蓄力完毕。

明知道不能放弃。喻文州却觉得自己的双手宛如中了僵直一般,难以再做出任何动作。


时间在这个瞬间,仿佛被无形的力量按了慢放键。

喻文州看见君莫笑的身影从天而降,稳稳地挡在自己面前,像极了每一部小说里描写的英雄。

他看见君莫笑周身飞溅起的每一滴水花,在虚拟阳光的照射下,像极了装着彩虹的精致棱镜。

他看见弹药专家数个手雷爆炸迸裂出的光和影,像极了白昼时候漫天的烟花。

他看见飞舞的散落的火红的枫叶,像极了那一年嘉世耀眼的队徽。

他看见君莫笑飘动的红色披风,像极了第五赛季全明星赛,一叶之秋挡在自己面前时的形状。

他看见张开的千机伞,像极了一面坚不可摧的盾牌。


盾牌前是波澜壮阔大起大落,盾牌后是令人安心的黑色阴影。



像极了叶修拥他入怀。


-Tbc-

-为了写最后这一幕英雄救美我硬是编了一万多字的战斗(你

-百fo大感谢!!!每一次红心蓝手和评论都是对我最大的鼓励!谢谢大家!

-但是没有点文(你

-接下来就是纯感情戏了!我尽量更快些!


评论(5)
热度(70)

© 蓝没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