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没路

我是蓝/好勾搭,脑洞大,杂食,南极CP爱好者。

【叶喻】定风波 10

-09<<              >>11


此时此刻,美国队的牧师内心是崩溃的。

他在这边眼睁睁地看着狂剑士的血条飞速下降,自己却根本帮不上一点忙。不是他不想帮,实在是因为他没有能力帮。他看不穿眼前这个角色到底是什么路数,虽然他们在赛前也了解到中国去年的联赛里出现了一个未转职的角色,但由于认定其特殊性而预估这个角色不会出现在世界邀请赛上,所以他们也没有花费过多的精力去钻研这个“特例”。可是现在,偏偏自己就被这个“特例”打得毫无还手之力,每次想要起手打断对方的连招时,他就会反过来被从来没有见过的技能组合打断。天击后面接银光落刃?这是什么操作,中国队玩得也太花了吧!

这边,狂剑士虽然被一枪穿云踢飞,但毕竟是国家级水平的选手,他在半空中一个受身把位置调整过来,当即就是一记崩山击,同时还做了一个后跳的操作抵消了原本崩山击带有的小幅前跳,让这记崩山击爆发在原地,这个操作使他迅速地反客为主,而仍在惯性作用下前冲的一枪穿云不得不硬接下了迎面而来的冲击波和碎石砾。

一旦掌握主动,这名狂剑士立刻展露出了他嗜血的獠牙。他计算着碎石飞起遮挡住一枪穿云的视角的那一刻,从碎石间的缝隙里接连劈出两斩。这手操作的难度非常之高,因为得在一瞬间事先预判碎石飞起和落下的轨迹,并从中找到一条可以顺利将斩击送到对手身边的缝隙,同时还得抓准时机将斩击微调送出。能做出这样的操作,可以说这国家级的实力并不是徒有虚名。

他劈出的两斩,一斩是破魔斩,一斩是破灭斩,都带有削弱目标防御力的效果。周泽楷别无办法,只能让一枪穿云接连后跳躲避,虽然艰难地躲过了两斩,却也让自己彻彻底底陷入了被动的局面。

而狂剑士的打法,归根结底讲究的就是一个“狂”字。他并没有因为劈出斩击后就停止动作,反而连续几个Z字抖动,从飞落的碎石间冲了出来,迎着一枪穿云使出了冲撞刺击。

一枪穿云退无可退,面对眼前高速笔直刺来的巨剑,周泽楷大爆手速,开了曲射状态,一个甩枪让射出的子弹沿着一个刁钻的弧度击中了狂剑士的手背。狂剑士正在使出技能的姿势不会因此被打断,可这小小的干扰却足以让剑锋稍稍偏离了原本的方向。

可是这点偏差对于周泽楷来说已经足够了。一枪穿云斜侧过上身,刚好避开了剑锋转而与剑身平行,看似失去了平衡向侧边倒去,却在手撑到地面的瞬间,保持着身体与剑身的平行做出了一个漂亮的侧手翻。

这还不算完,双脚翻到半空中时一枪穿云就势使出了一招旋风脚,狂剑士的脑袋被勾到,狠狠地被按到了地面上,刺击自然也被打断了。而此时一枪穿云毫不犹豫地又接上一个踏射,狂剑士被踩着脖颈趴在地上动弹不得,硬生生地吃下了所有的子弹。

坐以待毙是不可能的,狂剑士一翻手腕立起了剑刃,竟然反手向背后劈出了一记血影狂刀。一枪穿云对于他的反击早有准备,也不准备硬撼,轻轻松松避过了这记盲斩,并与他拉开了几个身位格的距离。

狂剑士从地上翻身跃起,看了看自己的血条,这一来一去竟然被打掉了将近五分之一的生命,而一枪穿云的生命损耗不超过百分之十,牧师的血条下降得虽然缓慢,但却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持续下降,可见那边的情况并不乐观。他也知道一枪穿云的任务就是拖住自己,虽然在遇袭时就已经呼叫了其他的队友,可是说不定他们也会被绊住手脚。眼下他是离牧师最近的人,形势已经不允许他在这里磨磨蹭蹭了,他咬了咬牙,身体表面开始泛起血红色的光。

狂暴加嗜血,说什么他也必须得强行冲破周泽楷的防线,去把他们的牧师给救回来。

 

 

“拦住拳法家,他想要去救牧师!”坡道战场这边,美国队原本狂轰滥炸的攻势突然又加快了节奏,让人更加难以招架,可是他们的拳法家却明显放慢了攻击节奏,并且有后撤的趋势,敏锐地发觉这一点的喻文州立刻反应过来叶修那边得手了,于是马上下达了指令。

“老叶也太慢了吧,我等得黄花菜都凉了!”一直在外围周旋的黄少天闻言,随即放弃了对其他几人的纠缠和骚扰,直接冲向拳法家就是一记迎风一刀斩,嘴上也没有闲着:“怎么怎么,这就想跑了?是不是屁股后面着火了?刚刚六个打四个欺负我们不是欺负得挺爽的吗?哎可别急着走呀,中国有个知名组合你知道吗,凤×传奇知道吗,那句歌词怎么唱来着?让我用心把你留下来,留下来!!!”

这么一大段对方当然是没有听懂,单是觉得聒噪,最后黄少天居然还唱上了,更何况他这会儿急着去救牧师,却不得不回过头来应付夜雨声烦接连不断的斩击,心中愈加急躁,就低声用英语骂了一句脏话。

黄少天耳朵尖着呢,一听就更不乐意了,冰雨砍下的速度竟然又提升了几分,语速也跟着快了起来:“你刚刚说了什么你刚刚说了什么你刚刚说了什么?说都说了敢不敢说大声一点啊?敢不敢让裁判听见啊?你知道吗,兄弟你这样是要吃黄牌的!黄牌!黄牌!黄牌!”每说一次他就砍一下,完全没有了刚才周旋时的沉稳谨慎样,他认定对手着急离开不愿纠缠,于是便乐得放开手脚攻击。

拳法家被逼得急了,明知黄少天的目的就是要把自己耗死在这,也不得不正面应对了。他瞅准冰雨的轨迹,一招空手入白刃,稳稳地架住了剑刃,旋即的一拆便带了百分百命中的效果,直击夜雨声烦的胸口。

“哎哟!”黄少天心疼地叫唤一声,仿佛这一拳不是打在夜雨声烦身上而是打在了他自己的身上,“我小心翼翼周旋了这么久费的血都没你这一下打得多,你赔我!”嘴上说着孩子气的话,黄少天心下却是一沉,确定对方已经准备和自己认真对抗了,夜雨声烦拉开了几个身位格的距离,动作又重新变得谨慎沉稳。

这叫什么?

请君入瓮!

明知这是中国队设下的陷阱,对方却不得不跳进来。如果不打退黄少天,他面临的就是无止境的死缠烂打,自然也就不能专心营救牧师,到时候说不定还会把自己也给搭进去。

想明白了这点的拳法家不再犹豫,开了一个钢筋铁骨就挥舞着拳头冲了过来。可是此刻,夜雨声烦却选择了退让!他的目的只是拖延时间,正面交战对他没有一点好处。对手退的时候,他上前纠缠;对手准备正面迎战了,他又暂避锋芒;而这些,原本就是平时的黄少天在做的事情,不同点无非就是对手更加强大罢了。身为机会主义者的黄少天对此驾轻就熟,进退自如,明明一项很有风险的任务却被他搞得像玩似的。拳法家被气得不轻,但也不得不沉住气和黄少天周旋起来。

喻文州看那边黄少天成功拖住了拳法家,松了口气的同时也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向王杰希和苏沐橙招呼着,“我们这边也要注意迂回,他们一个也不能离开这里。”

“了解。”王杰希回应着,王不留行骑着扫帚,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摆脱纠缠绕到了对手的后方,抛下一个熔岩烧瓶,凭空窜起的火海逼得追来的刺客一个后跳,这一下彻底把这另外三个人的退路也给暂时阻断了。

比起别处的战斗,这的战斗可就要热闹得多。美国队剩下的三人职业分别是刺客、弹药专家和枪炮师,加上王不留行、沐雨橙风和索克萨尔,技能一爆发开,整片区域都是爆炸和火焰。就血量来说,中国队目前是处于劣势的,尽管已经十分小心了,但刚刚在等待叶修时还是被美国队猛烈的攻势打掉了很多生命。现在中国队所需要的就是控场,保证没有人会妨碍到叶修和周泽楷,而术士又有很多控场的技能,这个职责自然就落在了喻文州的肩上。美国队也明白这一点,后路一被截断,三个人马上开始转火集火索克萨尔。

喻文州手速不快,但是对于攻击节奏的把控和对敌行动的预判是他的逆转杀手锏。早在王不留行扔烧瓶前,索克萨尔就已经开始了吟唱。此时三个敌人同时转向对他发起攻击,面对着迎面飞来的爆缩式手雷和反坦克炮,索克萨尔的吟唱丝毫没有要停下的意思。王不留行如同鬼魅一般出现在索克萨尔的前方,扫帚在王杰希的掌控下旋转半圈,把爆缩式手雷弹向了另一个方向。而此时在喻文州的指示下早就做好准备的苏沐橙同样发射了反坦克炮,在炮弹出膛的瞬间进行方向的微调,三枚炮弹精准地一一命中对方的炮弹,在半空中对碰发生了剧烈的爆炸。

此时索克萨尔的吟唱终于结束,地面陡然开始渗透出黑气,缕缕黑气凝结在一起,扭曲成了一只只黑色的手,水蛭般攀附上美国队三人的小腿,持续吸食着他们的血液。

75级大招,幽魂缠绕!

这片区域被种下了诅咒,会让身陷其中的角色持续掉血,同时还有着极强的减速效果,还能让闪现类技能统统失效。

此时他们三人算是彻底被带进了喻文州的节奏里,想要逃离,注定免不了要花费一番功夫。


-Tbc-


-依旧是瞎几把写的战斗大家随便看

-我真的是在写叶喻文吗

-三万字了,看来预定的十万字是不够写了(叹

-我保证下章有叶喻戏份,对天发誓

评论(4)
热度(49)

© 蓝没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