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没路

我是蓝/好勾搭,脑洞大,杂食,南极CP爱好者。

【叶喻】定风波 07

-06<<        >>08


叶修又开始沉默,他一向难以坦率面对喻文州的坦率。

他任由手被喻文州握住,转而用另一只手从裤兜里摸出香烟盒和打火机,熟练地抖出一根后叼住并点燃。

他嘴里叼着烟,语气有些不以为然,含含糊糊地说:“当时我只是说了我自己的看法,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含义在里面。”

“我知道。”喻文州察觉到叶修的抗拒,但是不为所动。“但那也算是契机之一吧。”

他不明白为什么叶修总是如此令人捉摸不透,每次都在两个人彼此靠近时选择退缩,五年前如此,现在依旧没有任何改变。五年前喻文州曾因此感到过迷茫和烦躁,如今的他可以更好地理解当时的叶修了,但仍有不能释怀的部分。

所以这次喻文州没有再善解人意地适时打住。

“算是我喜欢上你的契机之一。”

他本来以为比赛当前,自己可以很好地忍耐住,但是当自己和叶修长时间独处一室时,强烈的回忆却不断把五年前的过往带回到自己面前。

历历在目,巨细无遗。

喻文州原以为时间会解决一切,到头来时间只解决了他自己。

短短一天,他的情绪已经失去控制了好几次。在叶修面前,他总是变得不像自己。

他说话的时候紧紧地握住叶修的手,又好像放弃了一般。话音刚落就干脆地松开了。

“谢谢叶领队,我现在感觉好多了。”喻文州轻笑着,一边说一边站起身来,“脚也泡过了,话也说过了,是时候休息了,明天还有比赛呢。”

叶修没有看向他,而是低眸盯着燃烧的烟头,燃尽的部分将将吊在前端,不甘就这样简单地泯灭。

喻文州擦干了脚上的水,即将走出浴室的时候,叶修背对着他,深深吸了一大口烟,抬手想要夹住烟嘴,指尖细微的颤动却把烟头的灰碰散了。顾不上管是否有灰落到浴缸里,像是某种无力的挽回,叶修开口:

“你从来没有和我说过这些。”

“说这些做什么?只是些什么意义也没有的小事。”喻文州头也不回地走出了浴室。

叶修一直没动,就这样面对着墙壁坐在浴缸边上,他感觉到周围环境明显一暗,知道喻文州已经关了房间里的大灯,只剩浴室里的灯仍亮着。他一动不动,也没有在思考,直到嘴里叼着的烟差点烫到了嘴唇。慌忙掐灭后扔进了垃圾桶,手指间却还残留着缱绻的感觉,他只能又点燃了一根香烟胡乱塞到嘴里。

直到浴缸里的水都凉透了,叶修才蹑手蹑脚地站起身来,结果因为太久姿势没变过,大腿以下一阵发麻,害得叶修又扶墙站了半天。

等到他关了灯,摸索着从浴室里出来,只隐约看得到黑暗中,对面床上喻文州背对着自己睡着的背影。他觉得有些疲倦了,便也不再胡思乱想,小心翼翼地钻进被窝里,蒙头盖住,沉沉睡去。

一夜无梦。

 

  

叶修是在尖叫鸡的惨叫声中惊醒的。他皱着眉头划开床头柜上喻文州的手机,发现页面还停留在搞怪闹钟铃声下载页面上。而房间里只剩下他自己,一看便能了然是谁的手笔。

床头柜放了张纸条,是喻文州写的。大意是他先去吃早饭了,希望叶修喜欢他设置的闹钟铃声,然后标注了自助餐厅的楼层。

叶修快速地起床洗漱,穿好队服就出门了。

刚好赶上电梯门即将关上的时候,他麻溜地侧身钻了进去。

“啧。”正在狂按关门键的孙翔咂了咂嘴。叶修丝毫不理会他,和旁边的周泽楷摆摆手算是打招呼。本来打算开口说些什么的周泽楷见状,改口只“嗯”了一声,也朝叶修摆摆手。

叶修早上醒得不太爽利,脑袋还有些发懵,孙翔不主动和他说话,周泽楷更是沉默,三个人就这么沉默着到了自助餐厅所在的楼层。

叶修他们刚跨进餐厅门就听见了黄少天的声音,“老叶你起的也太晚了,我们都吃好在这坐了老半天了。”

叶修扫了一眼,职业选手们坐得很开,分成了两桌,可是加上孙翔他们和自己依然还差四个人。楚云秀和苏沐橙来得晚叶修可以理解,一合计张佳乐和张新杰也还没到,登时就觉得有些纳闷了。“这会儿几点了?”叶修问。

王杰希低头看了看表,“八点差十五。”

相信张新杰应该会准时到达的叶修“哦”了一声,点了点头,决定先解决自己的早饭,凑到琳琅满目的自助餐台边随便挑了几样东西,端着盘子又走回了桌边。

一桌坐着喻文州、黄少天、方锐,肖时钦和王杰希,另一桌只坐了李轩和唐昊。

叶修想都没想,径直走到了喻文州旁边:“给我挪个地。”

喻文州闻言抬起头,看着叶修没说话。倒是喻文州旁边的黄少天先不乐意了:“我说老叶,你能不能不要一大早就黏着我们队长不放,明明旁边还有这么多位置,你偏要和队长挤到一起,还有昨天你也坚持要和队长一间房,老实交待,你是不是喜欢我们队长???”

叶修没等任何人同意,自己从旁边桌子拉了个板凳过来就挨着喻文州坐下了,食指和拇指掐起面包就吃了起来,眼皮都没抬一下:“喜欢啊。”

王杰希噗一下把嘴里的红茶全喷在了对面肖时钦的眼镜上。

那边黄少天更是炸得简直要跳到桌子上:“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叶修你不是吧?你这算是在向我们出柜吗?这么多年我一直都把你当朋友你把我当啥?我的处境岂不是很危险?不对不对不对,队长的处境才是最危险的,队长你快坐到我这边来离叶不羞远点!”说着就窜到喻文州面前,用手臂把他挡在了后面。

“喂喂,你们矜持点行不行,整个餐厅的人都在看我们。”

“也不想想到底是谁夺走了我们的矜持!!!”黄少天一边压低了声音一边回过头看喻文州,“队长你不用假装镇定,我们和你一样内心都有十万匹草泥马跑过。我掩护你,你快离这丧心病狂的人远点。”

王杰希和肖时钦还在慌乱地交换纸巾,黄少天夹在叶修和喻文州之间反复横跳,方锐则是被嘴里的蛋糕渣呛得咳嗽,相比起来喻文州这个当事人可以说是丝毫不为所动。

“队长你怎么没反应啊?”黄少天疑惑。

“他随口开玩笑的你们也信。”喻文州淡然地笑了笑。

听见这句话,叶修总算舍得抬了抬眼皮,意味深长地看了喻文州一眼。

喻文州没有看他。

黄少天又回过头,提防地看着叶修:“真的假的?叶修你连性取向的玩笑都能开?”

叶修在众人惊疑不定的目光中,把手中剩下的面包三口两口吃完咽下,端起茶喝了一口,清了清嗓子,模仿起了冯主席的口吻:“喻文州队长识大体,冷静沉稳,战术高明,眼光长远,手速犀利,身为国家队领队,我个人非常喜欢这位优秀的选手。”

“队长,他讽刺你。”黄少天又一个孙悟空式扭头,一脸严肃地说。

“我没有在讽刺,你既然觉得我在讽刺,那说明你心里是不认同我的看法的。”叶修也一脸严肃。

“队长,你别听他胡说,我也觉得你识大体,冷静沉稳,战术高明,眼光长远……”黄少天皱着眉一脸诚恳,欲言又止。

“而且手速犀利?”喻文州早就听惯了他两的一来一回,笑了笑,也小小地自嘲一下。

叶修把头扭向另一边,依然一脸严肃,“老王,我也喜欢你。打法诡异,操作玄妙,只有你担得起魔术师这个称号。”

王杰希抖了抖眉毛,没有接话。

“小肖,我也很喜欢你。少了谁,国家队都不能算是完整。”

“哈哈。”肖时钦只能讪讪地笑。

叶修看向方锐的时候,还没开口,方锐就已经先站了起来,伸出了自己的右手,同样一脸严肃,“老叶,我们之间什么都不必说了。”

叶修也刷地站起身来,伸出手和方锐在饭桌中央紧紧一握,满脸感慨地向众人介绍,“看见没,黄金右手,什么都不必说,我真是爱死方锐大大了。”

罢了两人同时松手坐回座位上,继续专注于自己的早餐。

看呆了的黄少天半天才挤出自己的问题,“这是在干嘛?”

“大概是在赛前打气吧。”喻文州低头看了看表,“八点了。”

正说着,张新杰推开了餐厅门,而他的身后是正在和两个姑娘聊天的张佳乐。

“不错,准时到齐了。”叶修和他们挥了挥手,其他三人就好像没看见似的,只有苏沐橙也朝他挥手。

众人互相打了招呼,没吃早餐的就端着盘子拿东西去了,吃完了的就坐在座位上聊天。

早餐过后,所有人统一坐大巴来到了酒店附近的体育馆。到的时候美国队已经在体育馆等候了。

因为是分组赛,所以不进行电视转播,只有网络转播,现场没有媒体和观众,大家也就显得随意了许多。到了开赛的时间,双方行了礼,各自回到选手席上,比赛就这么普通地开始了。

分组赛的赛制和小组赛以及淘汰赛的赛制是一样的,先是5V5擂台赛,然后是6V6团战。这边排了楚云秀打头阵,众人纷纷给她鼓了鼓劲,就目送着这姑娘挺直了腰板走进了比赛席。

领队和队长挨着坐在一起,谁也不说话,气氛很是尴尬。

就在这时候,排在第二上场的张佳乐不知道什么时候凑了过来,神神秘秘地说:

“我觉得我们之前的战术安排可能要有变化。”

-Tbc-


-卡文卡到死

-这是一章过渡章

评论(11)
热度(71)

© 蓝没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