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没路

我是蓝/好勾搭,脑洞大,杂食,南极CP爱好者。

【叶喻】定风波 06

-05<<        >>07


“那我要开始泡脚啦。”喻文州宣布道。

就好像一个孩子面对一桌久违的盛筵说着“我要开动了”一样,不经意间流露出的孩子气的窃喜,让叶修嘴角都经不住向上撩了撩。

虽然是一件不起眼的琐事,却让珍惜的一方和被珍惜的一方都很受用。

喻文州保持着坐在浴缸边的姿势,弯腰把睡裤的裤脚挽了起来,然后直接把拖鞋去了就先把一只脚跨进了浴缸里,整个人就跨坐在浴缸上。“嘶!”脚底刚触碰到水,他就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磨蹭了半天水还是很烫,酥麻和刺痛的感觉瞬间和热水一起拥附了上来,爬升到脚踝以上的位置就停了下来。可又并不是完全不能忍受的程度,为了避免二次接受这种感觉,他强忍着没有把脚抽出来,而是乘势把另一只脚也跨了进来。水波被搅动时他觉得仿佛水又烫了几分,撑着浴缸边的双手用力抓紧了一些。这水烫得他眼角都溢出了生理性泪水,他在心里暗骂叶修好几遍,反射性地微微耸肩弓背,像一只神经紧张的猫。

叶修看他这副模样,哪里还不明白自己把水放得温度太高了。但是觉得喻文州的样子有些新鲜好笑,蹲在浴缸边一边擦头一边眯起眼看他。

过了十多秒,喻文州似乎终于适应了这个水温。抓紧的脊背慢慢舒展放松开来,T恤绷紧时依稀可以看见的脊椎骨又重新隐藏到宽大的T恤下。叶修盯着看得舍不得眨眼,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这时喻文州突然转过头来对着他笑,“叶领队也来泡。”没有像往常一样询问意见,而是强制性的命令。叶修自然知道喻文州的笑容里透露的意思是“你自己来试试这不知道是在泡脚还是在杀猪的水温”,只能苦笑自己邀功不成反被…。

知道自己混不过去了,于是叶修顺势把头上的毛巾拽下来挂在脖子上,边叹气边站起身,用手指把嘴里的烟掐灭顺手扔进了垃圾桶。因为他穿了条大裤衩子,省去了挽裤脚的过程,干脆随意地甩掉拖鞋,一脸视死如归地直接跨进了浴缸。“嘶……”然后发出了如出一辙的声音。

至此,喻文州看着缩着个背龇牙咧嘴的叶修,总算是满意了。于是他往旁边挪了挪,给站在浴缸里的叶修腾了个位置。叶修保持着脚掌紧贴浴缸底,艰难地挪动着调整了身体的方向,坐在了喻文州的旁边。坐下后才发现,在冰凉浴缸底和滚烫的水双重夹击下,自己起了一胳膊的鸡皮疙瘩。

“怪了,我用手试的时候温度还可以啊。”叶修尝试为自己的失误做一下辩解,却发现喻文州一副没有在听的样子,光是盯着自己的脚尖发呆。两个人坐得很靠近,叶修可以闻见喻文州洗发水的香味。不知道是因为靠得太近还是泡脚的原因,叶修觉得又新出了一身汗,T恤紧贴在背上。

习惯了这个水温,叶修觉得自己紧绷的神经渐渐放松了下来。双手放在膝盖上支撑着自己,用宛如扎马步的姿势坐在浴缸边上。浴缸边太窄,抵着屁股墩上的两块骨头直硌得慌。叶修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想看看喻文州是不是也硌得慌,却发现他比刚刚还要明显地心不在焉。

“怎么,喻队有压力了?”叶修一眼看穿喻文州发呆的原因,便直接说了出来。

喻文州闻言抬起头来对叶修笑笑,“到底是瞒不过你。”

“稍微想起了一些以前的事。”

叶修静静地看着他,没有打断。

外界媒体对于喻文州最常用的形容是,“冰川”。意为无论在怎样的情况下都能保持冷静,不会动摇,深不可测。殊不知只要还在意输赢,只要还在追求胜利,无论是心理素质怎样强大的人,依然会感到压力。与其说这份压力来自于责任,倒不如说它源自于热爱。叶修自己也是如此,保持一定程度的压力其实才是最好的竞技状态。但若是调节不好,也有可能把整个人都完全压垮。他虽然相信喻文州自己能调节好,毕竟是世界级的比赛,压力又不能同日而语;若只是听他倾诉一下,叶修自觉即使不是恋人身份,以现在的自己也能做到。

“想起了刚带队蓝雨的时候。”他微微仰头,脸上露出了怀念的神情。“我现在的感觉和那时候一模一样。”

喻文州慢吞吞地开口,“面前的一切都是未知数,未知的局面,未知的对手,不确定的未来。可是即使如此,还是一个劲地想往前走,从来没有考虑过后退这个选项。从那时候到现在,唯一不变的就是想和大家一起赢下去。这个信念,一直以来都是我最大的动力。而且,如果后退的话,就太对不起为了蓝雨牺牲了那么多的他们了。”

叶修知道他是在说魏琛。对于魏琛的不告而别,相比起黄少天,喻文州才是那个从来都没有释怀过的人。

喻文州不曾在任何人面前表现出任何蛛丝马迹,是因为他不想让魏琛或者是任何人觉得自己在可怜他。所以喻文州一言不发地接过了整支战队,将战队的任何失利都大包大揽,一次又一次地将战队向着冠军的位置奋力托举。这是喻文州所能想到的,唯一能够报答自己尊重的魏队的方法。叶修了解他,知道他总不自觉把所有都背负在自己身上。每当想到这的时候,叶修就会对能够在喻文州身边帮他分担的黄少天,生出感激而懊恼的情绪。

“幸亏有少天,还有战队的大家。明明每个人都很优秀,却愿意相信我。没有别人的支持,单凭我自己走不到今天这一步。”他没有说这些信任是用多少次失败换取的。刚出道时,除了一起从训练营出来的黄少天,蓝雨队内的其他成员都不能接受队长之位交给了一个手残。有一个不能服众的队长,那段时期蓝雨队内的磨合问题一直都被外界所诟病。

那时候的叶修和喻文州,只是偶尔视频交流战术的前后辈关系,而且都是喻文州主动来讨教。叶修自然也就不能得知喻文州是付出了怎样的努力才得到了认可。可是从第四赛季蓝雨战队在长达大半个赛季中一场场常规赛失败中的摸爬滚打,到将近后半个赛季才有的明显起色,对于喻文州所承受的东西,叶修大致可以想象得到。

喻文州此刻说得轻描淡写,背后是多少独自咽下的苦和痛,叶修都懂。

“你还记得我撞上新人墙的时候吗?”喻文州突然发问。

叶修一愣,突然说起这个,他一时间记忆有些模糊。

“记不太清楚了,好像是一些老奸巨猾的家伙们仗着手速欺负你吧。”

喻文州手速是硬伤,他的优势是在于对于战斗节奏的精确把控和战术指挥。喻文州的变态慢节奏一开始的确让很多对手摸不着头脑,稀里糊涂地就被牵着鼻子一波带走了。可是比过几场后,他的对手们就找准了手速的硬伤和团队磨合的问题,压得喻文州连续数场都没有作为。

“你也是老奸巨猾的家伙们之一。”

“喻文州同志,人要向前看。

喻文州笑笑,接着说,“那个时候我被骂得很惨,几乎没有人认可我,连我自己也不能认同我自己。”

明明战队的输赢不是一个人可以左右的,可是人们总是习惯于把错误归结到一个明确的对象身上,打着“爱”的旗号,将所有的负面情绪的矛头都指向一个地方,因为一个失误而否定了他的全部,平庸的人们需要的只是一个宣泄口,他们从不在意这些情绪是否会毁掉一个人。粉丝们的无端谩骂,记者们的口诛笔伐,坚强如喻文州,同样也会开始自我怀疑。明明只有深爱人的,才有资格责罚人,可是渐渐地,就连不是蓝雨粉丝的人,也开始对喻文州说三道四,仿佛这样才能表现他们的立场正确。

说到这里,喻文州脸上的笑容不自觉收敛了,沉默了好一会儿,仿佛在把没能完全消化的绝望反刍后又再次咀嚼品味。他沉默,叶修自然也不会说话。叶修抬起头看着天花板,纵横交错的水泥缝好像一张巨网压在头顶,困住了他们,令他们无处可逃。叶修把双手从膝盖上收回,也撑在浴缸边上,指尖覆上了喻文州的手背,放在指缝上,看上去好像握在了一起。喻文州感受到叶修的触碰,手上没有动作,却稍稍伸直双腿,勾起脚背,脚掌露出一半在水面上,贴上了对面的浴缸内壁,白皙的脚背好像水中的两座小岛。他觉得自己又能够继续说下去了。

那时的喻文州宛如只身在一艘孤帆的小船上,在暴风雨肆虐的大海中间,孤立无援。

“可是有一个人站出来帮我说话。”

  

“他说,所有低估喻文州的人,将来都会为你们自己的轻视付出代价。”

“喻文州是一位值得尊敬的选手。”

 

 

短短的两句话,就好像来自灯塔率直的光,划破了云层狂风和雨幕,再次照亮了喻文州的眼睛和前进的道路。

因为这份认可,来自于喻文州研究得最为深刻、最为尊敬的前辈,以至于在他心目中认为是完美的无解存在。

“多亏了这个人,我觉得我还能为了梦想再坚持一下。”

叶修皱皱眉,语气里忍不住带了点酸味。“这人还挺会说的,眼光也还不赖。是谁?”

喻文州看着他的表情,有些无奈地笑了。

“我就知道你不会记得。”

当时,蓝雨新队长的事被炒得沸沸扬扬。各大战队在接受采访时,偶尔也会被问到相关的问题。相比起其他所有人支支吾吾,避重就轻地说一些场面话客套话,只有嘉世的队长叶秋在接受电话采访时,沉默了片刻后,一字一字认真地说出了这两句话。

叶修感觉喻文州的手指屈起,插进自己的指缝中轻轻回握。

“那个人就是你,叶修。”



噩梦是你,美梦也是你。

-Tbc-


-严肃的鸳鸯戏水(不是

-吃醋吃到自己头上的老叶

-我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开车(划掉

评论(8)
热度(74)

© 蓝没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