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没路

我是蓝/好勾搭,脑洞大,杂食,南极CP爱好者。

【叶喻】定风波 05

-04<<          >>06

喻文州慢条斯理地把汤里的肉吃完了,把汤也都喝干了,本来就只有一点点饿,这会又觉得有点撑了。

他就在叶修旁边坐着一起看视频,还时不时和他讨论一下视频里令人在意的点。虽然各个国家队的资料,在来苏黎世前的集训周时就已经和全体队员都讨论过了,但俗话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多了解一些细节,也能在变幻莫测的比赛形势下多一分把握。

坐到他觉得肚子不那么撑了,和叶修说了一声就先去洗澡了。

他没有泡澡的习惯,好在浴室里除了浴缸也有莲蓬头,他就去了拖鞋,站在浴缸里冲了澡。

等他洗好澡,擦着头发出来了,叶修依然一动不动地坐在那。叶修的专注喻文州一向是佩服的,他就刚刚陪着叶修看了那一会儿,眼睛都有些酸了。可是叶修都已经这样坐了好几个小时了。他觉得不提醒的话,叶修估计还会持续这样。

“叶神,我洗好了。你可以去洗了。”

“哦哦。”叶修听见喻文州招呼,瞟了一眼电脑上的时间,“已经这个点了啊。”

“是啊,不早了。洗了澡早点休息吧,明天早上还有比赛。”喻文州说。

“嗯,好。”叶修坐在椅子上往后仰,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喻文州走到自己刚才坐的位置再次坐下,问:“叶神,你刚刚写的东西,我能再看一看吗?”

“看吧看吧。”叶修说着站起身,总算去打开了自己的行李箱,拿了换洗的衣服就进浴室了。

喻文州看着他进了浴室,犹豫了一会,坐到了叶修的位置上。

他的手覆上鼠标,鼠标还是暖的。然后点开了叶修下午建好的文件夹。

完整地看见叶修一天的工作成果时,喻文州还是小小地惊叹了一下。别国的国家队选手也是从联盟各支战队里选拔出来的,这意味着互相之间面对的,都是崭新的队伍与战术。而叶修的文件夹里,不仅按国家、战队和比赛日期把视频分了类,每个视频都有对应的分析文档,而且在每个国家的文件夹下,他还对可能出现的队伍搭配和战术进行了自己的猜测。

喻文州对着叶修标注好的比赛日期,把文档和视频对应着一一打开来看,对于叶修标出来的地方,他也反复地看好几遍,然后也会沉吟一会,有时也用不同颜色在叶修写好的东西旁边添加一些东西。

所以当叶修洗好澡出来时,看见的也是专心致志的喻文州。

趁喻文州没注意自己,叶修总算可以好好看看他了。喻文州头发擦干了一半就没理,毛巾还挂在脖子上,头顶还有几根头发翘着。从脖子到锁骨,大片白皙的皮肤都暴露着,喻文州瘦,显得骨架都很突出。眼睛被屏幕映照着有光,薄唇翕动,是在自言自语些什么。

叶修靠在浴室门口看了好一会儿,浴室里的蒸汽都散光了,喻文州都没有发现。

他无奈地叹了叹气,突然又想到了什么,转身又进了浴室里。

喻文州这边看得专心,总觉得不知道什么时候水声停了,但是又响了,就往浴室那边看,发现门是开着的。

他觉得有些奇怪,就站到浴室门口往里瞄,看见叶修猥琐地蹲在浴缸旁边,叼着根没点燃的烟,举着莲蓬头往浴缸里放水。

“叶修,你在干什么?”喻文州知道叶修也没有泡澡的习惯,而且他的头发还湿着,显然是已经洗过了。

“你不是有睡前泡脚的习惯吗?今天还水土不服做了噩梦,泡了脚说不定能睡得好一点。”叶修专心放水,时不时伸手试试水温,说话的时候又怕嘴里叼的烟掉了,声音含含糊糊的。

喻文州看着这样的叶修,觉得又离他更近了一些,仿佛又回到了他们交往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有弟弟和苏沐橙,其实叶修比他外表看起来会照顾人得多,而喻文州也曾被这般小心体贴地对待过。

现在这样的叶修又回到他身边了。只是两个人的关系已经不复从前。喻文州看不透叶修是怎么想的,也不知道自己应该高兴还是难过。

“好了。”叶修关了莲蓬头,把它搭在浴缸边上。在这蹲了半天,热气已经蒸得他又出了一身汗,这澡算是白洗了。

“过来试试水温怎么样。”他看向站在门口的喻文州。

“嗯。”喻文州走到叶修身边,坐在浴缸边上,并没有急着泡脚,而是顺手把自己脖子上的毛巾拿了下来,放在叶修还湿着的头发上,慢吞吞地擦起来,“叶领队可真会照顾后辈。”

“可不是吗。”叶修对于喻文州的试探不置可否,他知道喻文州是想要他承认自己的感情,但是叶修觉得,现在依然不到可以去面对的时候。他蹲着的姿势没变,只是抬起头来看着喻文州的脸,“你这手速,把头发擦干估计得等到明天早上。”

喻文州笑了笑,丝毫没有把叶修的揶揄放在心上,手上的动作没有停。

叶修静静地看着他。

不知道是不是浴室里的热气再次变得厚重的原因,他看见喻文州的眼睛里也有薄薄的雾气,雾气后面是绵密的化不开的情绪。喻文州的动作很轻很仔细,更别提还隔了一条毛巾,但即便如此叶修依然能够清晰感受到喻文州每一根手指的动作。时而轻巧时而加上了些许的力度,揉搓着他的发丝。叶修闭上眼,舒服得想要睡过去。此时脑子里不合时宜出现的,却是喻文州临近高潮时手指插进他的发丝中不自觉摩挲着捻攥着时的触感。

叶修打了个激灵,赶紧睁开眼。心里暗道危险,要么是因为自己禁欲太久了,要么就是因为这份触碰过于久违了。

“我自己来吧。”叶修伸出右手,想要接过头顶这条毛巾的操作权,却是不偏不倚正好覆上了喻文州的手背。两人皆是一愣,喻文州下意识地看向了叶修的眼睛,他自然是不知道刚刚那不大一会儿叶修的心里经过了怎样的天人交战,所以这时在叶修的眼里看到那份突然回归的深情,心头反倒涌上一股强烈的不知所措。

叶修的手是温热的、湿的,不知道是汗还是莲蓬头上滑落的水珠,罩着贴上喻文州被空调吹得有些微凉的皮肤。

喻文州迅速把手抽了出来,也不着痕迹地让自己的理智从这份氤氲的暧昧里抽离出来。

叶修当然能从中读出喻文州的局促,他的手按着毛巾,停滞了一会,又慢慢地揉搓了起来。

再看向喻文州时,喻文州已经恢复了一贯的平静。

而他自己也是如此,那些情绪就好像不经意间溅起的浪花,透明的,无色的,一闪即逝。

所以当喻文州再看向他时,捕捉到的也仅只是他眼底深情的一丝涟漪。

-Tbc-

因为期末和各种各样的事一直断更,现在我有时间更了大纲忘记在学校了……(人间惨剧)


评论(8)
热度(56)

© 蓝没路 | Powered by LOFTER